王軍白少華番外wy紫陌:國慶景區票價的貓膩

2018-10-05 23:07  評論 1 條

王軍白少華番外wy紫陌:國慶景區票價的貓膩

“窮人新馬泰,富豪國內游。” 雖然是一句調侃,但從另一方面反映出我國景區門票普遍較高的現狀。

今年的十一黃金周,在有關部門的推動下,全國各地景區迎來一波門票“降價潮”,不少人選擇外出旅游。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從文化和旅游部獲悉,經中國旅游研究院測算,10月1日-4日全國接待國內游客5.02億人次,同比增長8.80%;實現國內旅游收入4169億元,同比增長8.12%。熱門景區相繼達到最大承載量,各地啟動高峰應對機制。

對比過去,熱門景點門票價格普遍偏高、逢節上漲,今年國慶前景區密集降價,個別景區也給游客帶來了不小的“驚喜”。

就在今天#國慶景區門票明降暗升#的話題一度登上微博熱搜,網友紛紛吐槽:低價進大門,里面劃分了很多小景區,游客心理就是不去有點可惜,去了又得單獨買票,最后還是買了。

 

  網友微博截圖

 

  網友微博截圖

 

  網友微博截圖

實際上,景區門票價格過高是多年來公眾關注的熱點問題,根據國家發改委相關政策,“十一”黃金周前,切實降低一批重點國有景區偏高的門票價格。

6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于印發了《關于完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 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的指導意見》要求從合理界定門票定價成本構成、創新價格管理方式、嚴格履行定價程序等方面,完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確保9月底前降低偏高的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取得明顯成效。

 

  國家發改委官微截圖

迄今,確有成效。截至9月28日,各地已出臺實施或發文向社會公布了981個景區免費開放或降價措施(免費開放74個,降價907個),其中5A級景區159個,4A級景區534個,二者合計693個,占70.6%。

在發改委的政策面前,不少景區確實做得很好,或是降價或是直接免費開放,做到了讓利于民。

比如,江蘇蘇州西園寺從25元降到5元,降幅達80%。

新疆喀納斯、禾木和白哈巴通票旺季從295元降到了195元。

但是,也有不少景區,仍然“漲價如山倒,降價如抽絲”。一些花式“假摔”的降價大法,讓人嘆為觀止。

據北京晚報稱,今年在景區門票提倡降價的大趨勢下,然而不少景區卻明降暗漲,改將以前包含在門票內的項目移到門票外單獨收費。

據游客反映,位于江蘇無錫的5A級景區——黿頭渚風景區將門票價格由原來的105元/人次降為90元/人次后,原本包含在105元門票中的景區車票和船票改為單獨收費。

國家5A級景區——湖南崀山風景區的門票價格由170元/人降到136元/人后,原先免費乘坐的觀光車改為收費40元,相當于總價反漲了6元。

門票降價,景區卻將一些原本包括在門票中的觀光車、游船等項目單獨進行收費,讓網友質疑:這樣的話門票降價的意義是什么呢?

另一些“響應號召”的國有景區,則在降價前陽奉陰違地先提價。北京兩處國家4A級景區紅螺寺和青龍峽被列入國家發改委統計的降價景點名單,稱今年8月1日起門票價格由70元降至54元,降價幅度達23%。而實際情況為,這兩個景區從未執行過70元門票。

1

景區過度依賴門票經濟一直是旅游界的難題。

這些年,門票價格似乎一直處在上漲通道之中——“漲”就一個字,隔年用一次。根據之前的相關統計,所有5A級景區,近一半門票價格在100-200元之間,近10%票價在200元以上,僅12家免費對公眾開放。

反映到消費數據上,國內游客的門票開支,占旅游消費比例高達21.92%,遠高于世界旅游組織公布的全球門票支出占旅游消費總支出7%的均值。若拿人均GDP相比,中國門票平均水平占人均GDP的比例接近1%,更是其他國家的10倍以上,堪稱世界第一。

為什么景區門票降價情況五花八門,降價仍然成為難以攻克的難題?

有分析人士認為,景區降價“假摔”,說到底還是因為過分依賴“門票經濟”。

《工人日報》報道稱,有統計顯示,國內游客主要目的地指向為A級以上景區。

而目前多數A級旅游景點門票收入為景區收入主要來源。

據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峨眉山A)年報,2017年游山門票收入占比42.44%,客運索道收入占比26.92%。該公司預計降價后,今年門票收入將減少約1000萬元,明年減少約5000萬元。

當前我國大部分5A級景區門票收入占景區收入比重超過40%,最高超過90%。

事實上,門票降價不僅對游客是好事,對地方旅游業發展同樣是好事。“門票經濟”總有天花板,而旅游產業發展是無可限量的。嚴重依賴門票收入的“門票經濟”,旅游服務不僅難以提高,旅游產業更是難以延伸。

我國旅游業潛力巨大,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人均出游次數3.7次,與世界發達國家人均出游7次相比,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數據來源:國家旅游局、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

但同時,景區門票降價的措施給景區方面帶來不小的運營壓力。

“景區門票降價之后的相對長一段時間內,會導致景區收入減少,特別是對于旅游資源單一、旅游產品同質、區位優勢不足的景區,門票降價的負面效應比較突出。”深圳大學法學院講師段禮樂表示。

有觀點認為,在門票利潤相對豐厚的情況下,景區運營方拓展景區業務、多元化業務經營的動力較弱。

2

當擺脫過度依賴的門票經濟,景區將如何生存和發展?

國家發展改革委社會發展司副司長彭福偉曾表示,目前中國5A級景區中門票價格大多已過百元,部分甚至超過300元,占我國居民月收入比例遠遠高于國外的景區。

有數據顯示,景區門票平均價格占人均月收入的比重,中國是2.7%、法國是0.37%、美國是0.1%。

一個有意思的對比,國外許多景點都免費對外開放。

比如英國的大英博物館、日本的淺草寺、法國的巴黎圣母院等都可以免費參觀。

早在2015年,行業人士分析美國、東京、巴黎、香港的5家迪士尼樂園財報得出,迪士尼樂園并非都能盈利。

當年,香港迪士尼公布的財報顯示其再次陷入虧損,而巴黎迪士尼更是17年中僅2年盈利。

而另一方面,美國本土的洛杉磯、奧蘭多以及日本東京的迪士尼公園都大賺特賺,利潤達到10億美元級。

通過數據對比發現,造成這一差距的主因是游客入園后,在門票以外為迪士尼貢獻的"附加收入":以東京迪士尼為例,其2015年的收入構成中門票僅占不到四成,而商品經營、餐飲住宿兩方面各自貢獻了約30%的收入。

所以,僅僅依靠門票經濟并不可行。

3

走出“門票經濟”的景區,下一個方向將是產業經濟。發改委《指導意見》明確,此次降價的意義之一在于,推動旅游業加快由門票經濟向產業經濟轉型升級。

有些景區已經在產業經濟上有成功的探索。

幾乎每有景區漲價,人們就會想起西湖的免費模式。西湖景區從2002年起免費開放,10年后,杭州旅游總人數和旅游總收入均達到2002年的4倍。

由于免費開放帶來的巨大人流效應,景區內的商業網點租金水漲船高。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風景局副局長鮑挺華舉例說,花港觀魚免費前一年門票收入為800萬元,免費開放后,一年新增200萬元的管理維護費用,“一來一去就是1000萬,但現在光物業出租一年就有2000萬,相當于凈增加了1000萬。”

“西湖免費開放后,門票減收和增支總共有5000多萬元資金缺口,但房租加上市政府的體制性補貼基本就把缺口填上了。”華雨農說。

西湖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曾表示,西湖免費開放吸引了更多游客,門票收入的損失換來了杭州整體旅游收入的提高。

另一個轉型成功的景區是故宮。

這家國家級博物院旺季的門票價格僅為60元/人,淡季為40元/人,另外進入珍寶館參觀門票每張門票為人民幣10元,進入鐘表館參觀門票每張門票為人民幣10元,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收費。

但2017年故宮博物院的文創產品收入已經達到10億元,和其一年的門票價格收入不相上下。

這些經驗,尤其值得那些固守“門票經濟”的景區學習借鑒。

數據顯示,旅游產業鏈效益約為門票價值的7倍,包括食宿、交通、購物及間接創造的社會財富。

地方發展旅游,老天爺賞飯吃的景點景區,不應挾“天賦”以自持。把門票價格降一點,讓想來的人都可以來,都能買得起票,只有以“吃、住、行、娛、購”等配套產業集群作為“利潤品”,是留住游客、增加收入的根本做法。才可能實現良性的可持續發展。

在旅游消費群體趨于散客化的今天,游客更注重旅游的體驗和互動,旅游方式和選擇的旅游目的地更具有多樣性。旅游管理方與其拘泥于單一的景區,依賴景區門票維持短期的利潤和經濟規模,不如做長遠打算,秉持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理念,加速產業間的相互融合,拓展門票以外更廣闊的市場空間。

所以,旅游景區“花式假摔”不會長久,盡快擺脫門票經濟,實實在在的發展產業經濟,這才是王道!

“窮人新馬泰,富豪國內游。” 雖然是一句調侃,但從另一方面反映出我國景區門票普遍較高的現狀。

今年的十一黃金周,在有關部門的推動下,全國各地景區迎來一波門票“降價潮”,不少人選擇外出旅游。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從文化和旅游部獲悉,經中國旅游研究院測算,10月1日-4日全國接待國內游客5.02億人次,同比增長8.80%;實現國內旅游收入4169億元,同比增長8.12%。熱門景區相繼達到最大承載量,各地啟動高峰應對機制。

對比過去,熱門景點門票價格普遍偏高、逢節上漲,今年國慶前景區密集降價,個別景區也給游客帶來了不小的“驚喜”。

就在今天#國慶景區門票明降暗升#的話題一度登上微博熱搜,網友紛紛吐槽:低價進大門,里面劃分了很多小景區,游客心理就是不去有點可惜,去了又得單獨買票,最后還是買了。

 

  網友微博截圖

 

  網友微博截圖

 

  網友微博截圖

實際上,景區門票價格過高是多年來公眾關注的熱點問題,根據國家發改委相關政策,“十一”黃金周前,切實降低一批重點國有景區偏高的門票價格。

6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于印發了《關于完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 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的指導意見》要求從合理界定門票定價成本構成、創新價格管理方式、嚴格履行定價程序等方面,完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確保9月底前降低偏高的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取得明顯成效。

 

  國家發改委官微截圖

迄今,確有成效。截至9月28日,各地已出臺實施或發文向社會公布了981個景區免費開放或降價措施(免費開放74個,降價907個),其中5A級景區159個,4A級景區534個,二者合計693個,占70.6%。

在發改委的政策面前,不少景區確實做得很好,或是降價或是直接免費開放,做到了讓利于民。

比如,江蘇蘇州西園寺從25元降到5元,降幅達80%。

新疆喀納斯、禾木和白哈巴通票旺季從295元降到了195元。

但是,也有不少景區,仍然“漲價如山倒,降價如抽絲”。一些花式“假摔”的降價大法,讓人嘆為觀止。

據北京晚報稱,今年在景區門票提倡降價的大趨勢下,然而不少景區卻明降暗漲,改將以前包含在門票內的項目移到門票外單獨收費。

據游客反映,位于江蘇無錫的5A級景區——黿頭渚風景區將門票價格由原來的105元/人次降為90元/人次后,原本包含在105元門票中的景區車票和船票改為單獨收費。

國家5A級景區——湖南崀山風景區的門票價格由170元/人降到136元/人后,原先免費乘坐的觀光車改為收費40元,相當于總價反漲了6元。

門票降價,景區卻將一些原本包括在門票中的觀光車、游船等項目單獨進行收費,讓網友質疑:這樣的話門票降價的意義是什么呢?

另一些“響應號召”的國有景區,則在降價前陽奉陰違地先提價。北京兩處國家4A級景區紅螺寺和青龍峽被列入國家發改委統計的降價景點名單,稱今年8月1日起門票價格由70元降至54元,降價幅度達23%。而實際情況為,這兩個景區從未執行過70元門票。

1

景區過度依賴門票經濟一直是旅游界的難題。

這些年,門票價格似乎一直處在上漲通道之中——“漲”就一個字,隔年用一次。根據之前的相關統計,所有5A級景區,近一半門票價格在100-200元之間,近10%票價在200元以上,僅12家免費對公眾開放。

反映到消費數據上,國內游客的門票開支,占旅游消費比例高達21.92%,遠高于世界旅游組織公布的全球門票支出占旅游消費總支出7%的均值。若拿人均GDP相比,中國門票平均水平占人均GDP的比例接近1%,更是其他國家的10倍以上,堪稱世界第一。

為什么景區門票降價情況五花八門,降價仍然成為難以攻克的難題?

有分析人士認為,景區降價“假摔”,說到底還是因為過分依賴“門票經濟”。

《工人日報》報道稱,有統計顯示,國內游客主要目的地指向為A級以上景區。

而目前多數A級旅游景點門票收入為景區收入主要來源。

據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峨眉山A)年報,2017年游山門票收入占比42.44%,客運索道收入占比26.92%。該公司預計降價后,今年門票收入將減少約1000萬元,明年減少約5000萬元。

當前我國大部分5A級景區門票收入占景區收入比重超過40%,最高超過90%。

事實上,門票降價不僅對游客是好事,對地方旅游業發展同樣是好事。“門票經濟”總有天花板,而旅游產業發展是無可限量的。嚴重依賴門票收入的“門票經濟”,旅游服務不僅難以提高,旅游產業更是難以延伸。

我國旅游業潛力巨大,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人均出游次數3.7次,與世界發達國家人均出游7次相比,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數據來源:國家旅游局、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

但同時,景區門票降價的措施給景區方面帶來不小的運營壓力。

“景區門票降價之后的相對長一段時間內,會導致景區收入減少,特別是對于旅游資源單一、旅游產品同質、區位優勢不足的景區,門票降價的負面效應比較突出。”深圳大學法學院講師段禮樂表示。

有觀點認為,在門票利潤相對豐厚的情況下,景區運營方拓展景區業務、多元化業務經營的動力較弱。

2

當擺脫過度依賴的門票經濟,景區將如何生存和發展?

國家發展改革委社會發展司副司長彭福偉曾表示,目前中國5A級景區中門票價格大多已過百元,部分甚至超過300元,占我國居民月收入比例遠遠高于國外的景區。

有數據顯示,景區門票平均價格占人均月收入的比重,中國是2.7%、法國是0.37%、美國是0.1%。

一個有意思的對比,國外許多景點都免費對外開放。

比如英國的大英博物館、日本的淺草寺、法國的巴黎圣母院等都可以免費參觀。

早在2015年,行業人士分析美國、東京、巴黎、香港的5家迪士尼樂園財報得出,迪士尼樂園并非都能盈利。

當年,香港迪士尼公布的財報顯示其再次陷入虧損,而巴黎迪士尼更是17年中僅2年盈利。

而另一方面,美國本土的洛杉磯、奧蘭多以及日本東京的迪士尼公園都大賺特賺,利潤達到10億美元級。

通過數據對比發現,造成這一差距的主因是游客入園后,在門票以外為迪士尼貢獻的"附加收入":以東京迪士尼為例,其2015年的收入構成中門票僅占不到四成,而商品經營、餐飲住宿兩方面各自貢獻了約30%的收入。

所以,僅僅依靠門票經濟并不可行。

3

走出“門票經濟”的景區,下一個方向將是產業經濟。發改委《指導意見》明確,此次降價的意義之一在于,推動旅游業加快由門票經濟向產業經濟轉型升級。

有些景區已經在產業經濟上有成功的探索。

幾乎每有景區漲價,人們就會想起西湖的免費模式。西湖景區從2002年起免費開放,10年后,杭州旅游總人數和旅游總收入均達到2002年的4倍。

由于免費開放帶來的巨大人流效應,景區內的商業網點租金水漲船高。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風景局副局長鮑挺華舉例說,花港觀魚免費前一年門票收入為800萬元,免費開放后,一年新增200萬元的管理維護費用,“一來一去就是1000萬,但現在光物業出租一年就有2000萬,相當于凈增加了1000萬。”

“西湖免費開放后,門票減收和增支總共有5000多萬元資金缺口,但房租加上市政府的體制性補貼基本就把缺口填上了。”華雨農說。

西湖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曾表示,西湖免費開放吸引了更多游客,門票收入的損失換來了杭州整體旅游收入的提高。

另一個轉型成功的景區是故宮。

這家國家級博物院旺季的門票價格僅為60元/人,淡季為40元/人,另外進入珍寶館參觀門票每張門票為人民幣10元,進入鐘表館參觀門票每張門票為人民幣10元,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收費。

但2017年故宮博物院的文創產品收入已經達到10億元,和其一年的門票價格收入不相上下。

這些經驗,尤其值得那些固守“門票經濟”的景區學習借鑒。

數據顯示,旅游產業鏈效益約為門票價值的7倍,包括食宿、交通、購物及間接創造的社會財富。

地方發展旅游,老天爺賞飯吃的景點景區,不應挾“天賦”以自持。把門票價格降一點,讓想來的人都可以來,都能買得起票,只有以“吃、住、行、娛、購”等配套產業集群作為“利潤品”,是留住游客、增加收入的根本做法。才可能實現良性的可持續發展。

在旅游消費群體趨于散客化的今天,游客更注重旅游的體驗和互動,旅游方式和選擇的旅游目的地更具有多樣性。旅游管理方與其拘泥于單一的景區,依賴景區門票維持短期的利潤和經濟規模,不如做長遠打算,秉持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理念,加速產業間的相互融合,拓展門票以外更廣闊的市場空間。

所以,旅游景區“花式假摔”不會長久,盡快擺脫門票經濟,實實在在的發展產業經濟,這才是王道!

如果還想了解漫展相關信息請看:http://www.kjiq.tw/archives/283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85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prb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