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熱文正能量文章:漫展如何突破線下場景

2018-10-05 23:04  評論 1 條

微信熱文正能量文章:漫展如何突破線下場景

中國國際漫畫節動漫游戲展(CICF EXPO)創辦于2008年,運營11年以來,在規模、維度和內容上不斷創新突破。2017年覆蓋 1000家動漫游戲企業,展會面積達5萬平方米,接近300家企業參與展覽、12000多種產品現場展示,超過130位重量級嘉賓蒞臨現場。游客人數也逐年遞增,2017年6天展期錄得29.3 萬入場人次的成績,其中10月2日錄得入場人流量7.1萬人,成為同類活動之冠。  據介紹,CICFEXPO將在2018年迎來大升級,首次同時開放5個展館,展覽面積突破6.5萬平方米,更將兩個重磅展覽項目融為一體,除CICF動漫游戲展之外,同期還將舉辦AGF亞洲游戲博覽會,一票通行兩個展覽項目,預計2018年展期將突破30萬人次,有望成為亞洲規模領先的流行文化綜合體,中國新文娛展會的標桿。  以正版化及原創力量為重點,國內外知名企業有機組合,CICF EXPO的展會內容在參展商、嘉賓以及各大游客群體中都傳承著廣泛的贊譽。  今屆CICF EXPO的招商范圍,包括動畫/漫畫刊物、動漫IP衍生品、網絡/電腦/手機游戲、設計師玩具/模型/人型手辦、影視/泛娛樂商品等。  參展品牌:

  據透露,今屆CICFEXPO聯合日本的大手企業,在現場增設日本館,數十家日本ACGN廠商直接參展,同時特設日本館獨立舞臺,主辦方將帶來鼎盛的日本人氣嘉賓,每天輪番上演多元化娛樂節目。

“今年不辦了啊,省下錢去廣州玩,順便逛逛展多好。“電話那頭的AX君毫不猶豫地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

去年十一,AX君在自己家鄉的南方小城租了個運動場,辦了一場“動漫游戲嘉年華”。門票免費,優先到場前200名還可以領到免費飲料,兩天下來場地嘉賓物料花了十來萬,來的都是一些閑來無事的大媽大爺。“沒意思,這不是我想要的漫展。”AX君嘆了口氣,“本來就是喜歡動漫,想組個局,大家認識一下。試著賣門票沒人買,索性就免費入場了,但來的多半跟動漫沒什么關系。又累又賠錢又糟心,以后肯定不會再自己辦漫展了。”

W小姐姐是一名coser,接受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采訪時,她正在去往包郵區某三線城市漫展的高鐵上。“去年也去了這里,今年又去。”W小姐姐說,“時間沒變,場地沒變,但是主辦變了,哈哈哈哈。國內好多漫展都這樣,死一茬兒再冒出來一茬。”

成本高,收入難是國內很多漫展,尤其是小展的致命病。每年都有一波因為愛好或者抱著投機割韭菜心理的主辦方,在某個城市租下展覽館、體育館、酒店、學校操場甚至酒吧,辦一場“動漫展”,運作的好的賺了錢繼續,更多的鎩羽而歸,又有新人前赴后繼。

 

  根據數據,285場漫展遍布國內28個省市自治區,在164個城市舉辦。其中江蘇省成為漫展最集中省份,十一期間在蘇州、南京、無錫、常州、宿遷等多地有42場漫展開展。浙江,山東,河南,河北緊隨其后,成為漫展數量最多的前五個省份。江蘇省蘇州市在7天內共有10場漫展,成為國慶期間全國漫展數量最多的城市。

廣州市螢火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洪波跟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描述了國內漫展的整體分布規律。北、上、廣、深、華中、西南、西北地區是國內二次元的七個主要市場,每一個市場同期有一個商業性最強的綜合動漫游戲展。這些展會往往是在專業大型展館舉辦,滿足粉絲假期娛樂和企業推廣的需求。形式上融合二次元明星嘉賓見面會、電子競技大賽、文化展覽展示、模型手辦販售等內容。目前基本可以說每一個一二三線省會城市,國慶都有一個以這些內容為框架的綜合展,只不過根據當地市場規模、主辦方投入、企業推廣需求等的不同,在最終呈現的效果上大有不同。

以這個城市為中心輻射周邊城市,同期往往會有3到10個大小規模不等的同人展、音樂會、嘉賓展會。 在我們自己的定義中,這種展會更多是以“活動”搭配一些周邊的銷售,粉絲更多是為了追星、買周邊、聚會,不一定可以從這些活動當中了解到今年或者當季最新的前沿動漫游戲文化產品。

 

  在285場漫展中,其中有61.8%的展會只持續一天,最受青睞的時間是10月2日(52場)和10月1日(45場)。

多數一線/省會城市的綜合性漫展展期會在2-5天,展期持續天數直接影響的是漫展的成本。有相關從業者給娛樂資本論矩陣號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算了一筆賬,以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場館為例,場地租金是19元/天/平米,一個場館11000平米,一共四個場館,如果全部租下來每天成本就要80萬以上,還不算場地管理費、保安費、空調費、水電費等等其他費用。

場地費用按照天數倍增,是總成本中的大塊。同樣,嘉賓也是一筆主要支出。大型展會的嘉賓成本基本都要達到幾十萬。聲優、唱見、舞見、coser、主創人員等等都是目前展會備受歡迎的嘉賓類型。

CICF的主辦方酷展文化展會負責人一輝告訴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目前漫展追逐流量明星的傾向明顯,但是流量明星成本比較高,頭部的唱見舞見,每場每人出場費報價不菲,日本二次元嘉賓更貼近偶像明星報價。在此同時,二次元嘉賓成本連年上漲,有部分up主的人氣增長,近3、4年出場費翻了數倍以上,“曾經有個up主我們請了4年,第五年因為檔期、報價等原因,導致沒能繼續合作。”一輝遺憾地表示。

宣發成本也在逐年上升,作為本地化的線下活動,線上線下都需要渠道宣傳。一輝告訴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現在線上線下的宣發都不便宜,我們投線下比較多,六位數的預算基本都是花光的。

除此之外,現場搭建、物料、人力、志愿者等等也都是成本支出。李洪波向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透漏,螢火蟲漫展的每一場展會的投入,會因為城市二次元市場的成熟度、檔期的選擇、在當地運營的次數不同略有不同,一線城市的漫展投入成本會更高。

據相關從業者透漏,在北京辦一場大型展會成本達百萬,二三四線城市的小型展會,也會有十幾萬幾十萬的投入。相比之下,收入微乎其微,加上近年粉絲流量向綜合性大型漫展集中,小展更加風雨飄搖,今年國慶檔期動漫展比去年同期有所減少,也是市場優勝劣汰的結果。

漫展成為動漫線下流量入口,但依然存在問題

隨著2014年國產動漫二次崛起,資本的助力引起動漫行業爆發式增長,平臺的崛起為動漫內容帶來了一波線上流量紅利。經歷過線上內容競爭后,目前動漫線上流量平臺格局趨于穩定,動漫內容可以在線上取得的流量也基本掌握在平臺手中,面對可見的線上流量瓶頸,線下開始成為動漫內容的新流量機會,動漫展擁有更精準的二次元受眾和更集中的地區性破次元能力,越來越得到平臺、頭部內容的青睞。

“近年國產動漫展商明顯增加,之前很多不參加的現在都來參加了。今年漫畫平臺前十的,有八家都來了CICF。“一輝說,“同時,漫展對動漫作品也是硬實力的驗證,作品、嘉賓火不火,一落地就能看出來。”

動漫、聲優、唱見舞見、舞臺劇等內容提供方助推了漫展的頭部化,取得優質內容的大展會得到更多的流量,更多的曝光。

李洪波告訴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頭部漫展的流量集中化越來越明顯,好的品牌,一旦做好每一次的粉絲服務和客戶服務,入場人數上升會更加明顯。 此前螢火蟲的漫展主要以學生群體為主,整體偏年輕化。不同檔期略有差別,比如五一大學生工作黨占比更多,到了七八月份暑假,初高中生占比更多。每個城市也有區別,不同城市喜歡的嘉賓,商家都不一樣,消費能力也不一樣,因此螢火蟲在辦展的時候也會因地制宜的采取不一樣的策略。

即使目前頭部展會已經有了不錯的流量,但是隨著市場需求的發展,也存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瓶頸問題。

首先是漫展內容的創新。隨著國內版權意識逐漸加強,越來越多的粉絲追求正版和官方授權,而優質動漫內容依然是國內的稀缺資源,由于參展成本較高,多數CP方還是集中在綜合性大展,小展會可以取得內容、取得正版的機會微乎其微。主辦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產出更多有創意有品質的活動內容和展覽內容,提高用戶體驗,滿足垂直細分領域的用戶需求,把更多有價值的內容呈現給潛在受眾。

第二是地區受眾、場地規模決定了流量上限。雖然目前很多大型漫展可以達到30萬以上的流量,但本地流量上升空間已達到瓶頸,場地可接待流量上限可見,在地域性限制下,內容和宣傳也很難推動流量大幅攀升。

第三是成本上升,收入模式單一。目前主要是通過售票和展位場租收入,其中門票收入占5-6成,在場地限制下,單一的收入渠道決定了收入天花板,成本上升也在持續壓縮利潤。

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國內頭部漫展們一直在尋求新的嘗試和突破。

首先是豐富內容端,從動漫到ACGN,并重視正版化。

汪特創始人王恩濤告訴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隨著全國動漫展會活動持續增長,市場體量增加,漫展活動種類也更細分更豐富,比如有面向動漫愛好者的展會、面向產業的展會以及復合型展會多種。

單純的動漫內容已經不足以滿足市場需求,目前國內的動漫展會,多數引入泛二次元相關的游戲、電競、音樂等等更豐富的內容。“從15年開始,酷展文化覺得CICF不能做成單純的動漫展,單純的動漫展用戶只有存量沒有增量。所以CICF開始不斷擴展到網絡游戲、網絡文學,還有手辦模型等領域。“一輝介紹,“多數主辦方這幾年做漫展還是側重二次元游戲,引入手游后大家會覺得這個漫展更高端,在缺乏內容的展會也可以撐場面。而且手游公司有推廣的需求,在漫展送禮物的獲客成本比網絡推廣更便宜,近幾年廠商都熱衷參漫展。也有一種情況是整個漫展逐漸成為二次元游戲展,雖然說ACGN不分家,線下展會的內容更應多元化,多品類。“

更豐富的內容輻射了更廣泛的泛二次元受眾,嘗試增加展會頻次,打造全國性的漫展品牌,也是漫展主辦們針對流量瓶頸的突破口。

“近年資本強勢進入,全國巡回展模式開始搶占市場。“王恩濤說,”漫展的線上和線下結合的也越來越緊密,策展就像培育IP,現在主辦方也越來越重視公眾號和微博的建設和運營。“

“我們不單純運營漫展,我們希望以展會切入口,同步運營我們的自媒體和衍生的動漫資訊內容。“李洪波告訴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在引入游戲板塊,趕上了游戲IP化和IP游戲化的漫展流量紅利后,我們也在通過“一年三展”,提高辦展的頻次,突破流量瓶頸。2016年國慶,我們開始增加上海地區的漫展,今年已經是第三屆,參展人數不斷提升。明年將會在更多的城市舉辦,開拓二線城市,是為了迎接未來兩年小鎮青年文化的大爆發。實際上,我們一直嘗試打造全國性的動漫展會品牌,打造螢火蟲的ip,比如開發三款蟲娘Q版手辦,傘、毛巾、應援棒、充電寶等各種類別的周邊產品,銷售量都非常的不錯,就在今年七月份,螢火蟲八周年紀念版手辦,在淘寶上更拍出了三萬的驚人價格,已經驗證了大家對蟲娘這一漫展IP形象的認可。

在打造漫展IP的基礎上,主辦們也在想辦法開源截流,通過資源置換節約成本,同時尋找更多的盈利渠道。“異業合作將成為新的創收機會。“多家主辦告訴預言家游報(ID:yuyanjiayoubao)。近兩年越來越多三次元企業在漫展現場進行跨界聯動,或者進行冠名。很多快銷品牌諸如美年達、康師傅綠茶、必勝客等等也在通過和動漫內容方合作,入駐漫展,取得年輕群體的關注。但目前動漫行業的異業合作還處于摸索階段,隨著動漫內容+漫展+異業品牌的磨合,也將成為漫展和動漫內容變現的新增長點。

2018年由于政策方面的原因,游戲和影視行業發展都受到了很大影響。此前,國內動漫內容的期望變現途徑更多是進行游戲影視化改編,但經過幾年的試水并沒有特別成功的爆款出現。面對線上流量瓶頸和改編的進退兩難,越來越多動漫嘗試在線下尋找流量和變現的突破口,衍生品變現和異業合作也是目前國產動漫內容走得通的,回款周期比較快,收入比較可觀的渠道。據了解,已經有動漫公司的衍生品流水達千萬級別,異業合作根據權益不同,也可以取得幾十萬,上百萬甚至更高的收入。相比此前更多toVC的變現體系,這些更健康的收入模式,已經成為二次元產業發展不可或缺的環節。

如果還想了解中東電商相關信息請看:http://www.kjiq.tw/archives/280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83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prb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