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公司市場部:互聯網上的福建幫

2018-10-05 22:51  評論 1 條

醫藥公司市場部:互聯網上的福建幫

“閩”南的閩字被當地人拆成“門里蟲”,寓意困在家里就是一條蟲,只有出了門、走向世界,才能見到光。在這樣的文化浸染下,王興、張一鳴、吳欣鴻等一批福建創業者憑借冒險精神,翻過武夷山,在中國互聯網江湖闖蕩出一片天地。2018年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個可圈可點,危、機并存的年份。

福建人一直以來以善于經商聞名,多年來,這里走出過諸多著名的閩商。

福建多山臨海。在交通不發達的時候,福建各地的發展并不如江浙一帶。地理位置加上本地資源有限,福建商人多選擇外出闖蕩。福建一帶傳唱的閩南語歌曲《愛拼才會贏》,多少體現了閩商的拼搏精神。

“閩”南的閩字,被當地人拆成“門里蟲”。意思是,困在家里就是一條蟲,只有出了山、走向世界,見到光,才能成為龍。

從傳統行業到互聯網領域,活躍著不少福建人,美團點評創始人王興、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美圖創始人吳欣鴻,都是憑借“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冒險精神闖蕩互聯網江湖的佼佼者。

在創業路上,王興可謂是“九死一生”,屢敗屢戰,憑借著一股子不怕輸的精神,最終做成了美團;同是其龍巖老鄉的張一鳴,則一舉沖破BAT三大巨頭筑起的高墻,開創了一片新的天地;泉州人吳欣鴻將美圖的總部落戶在廈門,這也是福建當地少數走向上市的互聯網公司。

王興、張一鳴、吳欣鴻三人都是經歷過不少挫折后才取得了一定的成績,現在依然在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2018年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個可圈可點,危、機并存的年份,這一年里,王興終于帶領美團實現上市,開始下一段“乘風破浪”;張一鳴和他的字節跳動在監管和競爭方面都經歷創業以來的最大挑戰,但估值依然堅挺;吳欣鴻和他的美圖在今年決定大轉型 ,all in 社交,以求新生。

1

“九死一生”的王興

“感謝在過去一年里,3.4億在美團上花錢的人;470萬全國各地和美團合作的商戶;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的60萬美團外賣騎手;全公司五萬多位員工;蘋果公司的創始人喬布斯……”

9月20日,美團點評正式登陸港交所,成為港股第二家同股不同權企業。作為CEO的王興在敲鑼前的致辭中,說了多聲“感謝”。

而在上市首日,美團點評的市值一度突破4000億港元,僅次于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超過小米、京東等,位列中國互聯網企業第四。王興的身家也隨之上漲,一度達458.11億港元(約合58.4億美元)。

八年磨一劍,這一天對于王興來說意義非凡,他的創業生涯可以用“九死一生”來形容。在經歷了校內網、飯否、海內網等創業失敗的王興,最終在美團點評上收獲了成功,甚至開啟了BAT之后的一片新天地。

1979年2月,王興出生在福建省龍巖市的一個富裕家庭。早年父親投資開設了一家水泥廠,賺了一筆錢,蓋起了800平米的別墅。王興可以算是“富二代”。

一直到25歲之前,王興一直都是“別人家的孩子”,有典型的“三好學生”履歷:從龍巖一種保送至清華大學,攻讀了4年電子工程專業,畢業后又前往美國繼續深造。

然而,在發現SNS(社交網絡服務)火爆美國時,王興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博士學位,于2004年回國創業,但一路創業的他創辦的項目諸如校內網、飯否等均遭失敗。

直到2010年,美團網上線,王興正式將其賽道切換到O2O領域。從最早的團購,到后來的外賣,再到影院、酒店、出行……王興的棋盤鋪得很大,甚至有人開玩笑說,互聯網半壁江山都是美團的敵人。

美團從成立到上市,一路走來也并不容易。2010年開始,國內團購網站數量劇增,美團成為“百團大戰”中的一員。王興曾提到,競爭對手瘋狂燒錢搶市場、從美團挖角的那段時間,是一段非常壓抑的日子。

美團點評上市后,王興在飯否上發文:我不祝你一帆風順,我祝你乘風破浪。的確,幾乎在美團點評涉足的任何一個領域,它都面臨激烈競爭。要跑贏“互聯網下半場”,王興仍需繼續努力。

作為福建人在互聯網江湖的一個標簽,王興和美團點評的發展中,也不乏“福建”元素。

2018年1月,網易游戲宣布與河田飛雞合作,為《終結者2》玩家提供優質雞肉。據悉,該養雞場由網易CEO丁磊和王興共同投資。而河田飛雞就源自王興的老家——福建省龍巖市長汀縣,是中國著名的地方肉雞品種。

今年4月,參加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的王興向福建省委省政府表示:“我們將更加積極融入數字福建建設,不斷提升服務質量,深化拓展雙方合作,努力促進家鄉經濟社會發展。”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王興也時常談起福建,他曾提到,福建人具備拼搏精神,這種精神非常適合創業者。“閩南有句話叫做‘愛拼才會贏’,碰到問題解決問題。做好碰到下個問題的準備,這是創業者都要經歷的。”他說。

2

“歷經波折”張一鳴

對于BAT來說,他們有一個共同忌憚的對手,那就是字節跳動(“今日頭條”母公司)。

在BAT稱霸的互聯網江湖,張一鳴開啟了一片新的天地。今日頭條的壯大,讓新聞傳播不再以傳統意義上的把關人為主導。張一鳴手握流量紅利的鑰匙,組建了以今日頭條為流量母艦,內涵段子、抖音、西瓜視頻等為流量護衛艦的戰隊。

2017年以來,字節跳動開始橫向擴張,在國內互聯網江湖的不同領域“攻城略地”。伴隨著業務擴張,字節跳動估值也實現了快速翻升。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和王興一樣,都來自福建龍巖。兩家甚至只相隔十幾公里。

1983年,張一鳴出生于福建省龍巖市一個小康家庭。公開資料顯示,其父與王興父親相熟,曾是福建市科委工作人員,后去東莞經商,主營電子產品;母親則是一名護士。

受當地環境的影響,高中起,張一鳴就對計算機展現出了熱情,“龍巖的環境,應該說福建整體的數字化、互聯網普及比較早。我上高中的時候,就有互聯網普及了,這可能與王興和我的創業都有一定的關系:你更早接觸網絡、更早產生興趣。”

在同學的眼中,張一鳴是個典型的“理工男”、“技術宅”,外表看起來低調,但內在他還是一個極有沖勁的人。

2005年從南開大學畢業后,張一鳴就開始創業。只是,第一次創業僅持續一年時間,就以失敗告終。之后,他先后就職于酷訊、微軟,甚至在2008年還受王興邀請到飯否負責技術工作。

2009年,張一鳴開始第二次創業,創辦了垂直房產搜索引擎“九九房”。這期間,張一鳴開始涉足移動開發,6個月間推出“掌上租房”、“掌上買房”等5款移動應用,在當時的移動互聯網環境下收割超過150萬用戶,一度成為房產類應用的頭部選手。

但在這個領域,張一鳴并不戀戰。他在反復研究后,決定切入資訊類行業,并在2012年春天辭去了“九九房”CEO一職,轉而投向了新的創業項目——今日頭條。

近兩年,字節跳動又發力短視頻領域,旗下抖音、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產品一經推出迅速走紅。公開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今日頭條App日活已經達到1.2億,旗下抖音日活已超過1.5億。

不過,2018年對于張一鳴和字節跳動而言,堪稱創業史上挑戰最多的一年。一方面,監管趨嚴,內涵段子因內容低俗被勒令直接關閉,今日頭條、抖音等也被監管責令整改。

今年4月11日凌晨四時左右,張一鳴通過自己的微頭條和今日頭條官方平臺,發表公開信,公開致歉并反思。他在公開信中稱:“今日頭條將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同時,他在致歉信中還詳細列舉了一些具體整改措施。

今年,今日頭條的另一挑戰來自騰訊。雙方自上到下,各個業務之間的競爭都十分激烈,甚至一度對簿公堂。

盡管今年波折不斷,字節跳動的估值依然堅挺。據媒體最新報道,字節跳動正在進行新一輪融資,軟銀、春華資本、KKR等大牌PE都在洽談入股字節跳動,給出的估值高達750億美元。

如今的張一鳴已經成為龍巖的另一張名片,很多人將其與王興放在一起,看作龍巖互聯網創業者的代表。張一鳴也并未忘記回饋故鄉。

今年9月5日,今日頭條龍巖內容質量中心開始投入運營。龍巖內容質量中心是繼北京、天津、濟南、西安和成都中心之后的今日頭條第6個內容質量中心,初期計劃招聘100人,后續將逐步擴大為500人規模的審核團隊,成為今日頭條內容審核體系的重要一環。

今年6月,“今日頭條”實體創作空間在龍巖正式落地,旨在結合龍巖本地特色,攜手龍巖市政府和龍巖學院,通過“今日頭條”平臺、流量、品牌、媒體、融資、導師等眾多資源和成熟的項目孵化體系,為龍巖本地創作團隊和龍巖學院的新媒體創作新軍帶來全新的發展機會,幫助更多有夢想的人在互聯網浪潮里實現價值。

3

“all in 轉型”吳欣鴻

美圖是少數在福建成長并成功上市的互聯網公司。

這和創始人吳欣鴻是福建人不無關系。

1981年,吳欣鴻出生在福建泉州一個商人家庭。父親有自己的工廠,家里條件不錯,算得上是一個“富二代”。

不同于王興和張一鳴的“學霸人生”,吳欣鴻的青少年時期只能用“有錢任性”四個字來概括。

“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是興趣驅動,走一步看一步,沒有長遠的規劃。”吳欣鴻這樣形容早年的自己。

1998年,吳欣鴻花費了1萬多元買下了一臺聯想電腦,從而接觸到了互聯網,更讓他發現了創業的風口,做域名投資。

雖然域名投資幫助吳欣鴻接觸和理解了互聯網,但它風險很高、依賴運氣且很難規模化。

2001年,吳欣鴻正式開始創業,招了幾個員工,幫助當地企業做官網。但由于產品和運營很爛,付費用戶很少,資金壓力又大,運作了兩年后,吳欣鴻的這次創業就以失敗告終。

2005年,吳欣鴻迎來了創業生涯的轉折點。他加入了蔡文勝在廈門的團隊,彼時的蔡文勝已經有一定的資本積累,在互聯網江湖也不少資源;糧草完備、軍師坐鎮,對于吳欣鴻而言,放手一搏的底氣更足。

但開局并不順利。從2006年到2007年,吳欣鴻做了將近30個產品,股票類、視頻類、資訊類等均有涉及,但不見成效。直到“火星文”的走紅,吳欣鴻才首嘗成功的滋味。從中,他還預見了做軟件的魅力和前景,并打算做一款“傻瓜型”PS軟件。

2008年,美圖大師上線,兩個月的時間用戶就突破100萬。之后,為了貼近用戶,美圖大師更名為美圖秀秀。公開數據顯示,2011年底,美圖秀秀PC端加移動端用戶突破1億;2012年,這一數字上升至2億;2013年春節,美圖秀秀移動端用戶量突破1億。其用戶也從最初的90后,開始向80后、甚至70后擴展。

不僅如此,美圖的產品線也在不斷擴充。目前,除了美圖秀秀,還有美顏相機、美拍、美圖手機等軟硬件產品。

2016年12月,美圖公司登陸港交所,發行價為每股8.5港元,全球共計發售5.74億股,所得款項凈額約46.88億港元。2017年3月,美圖股價創下每股23.05港元的歷史高點,市值逼近1000億港元(約合130億美元)。美圖也創下了一個歷史——在北上廣深杭之外,首次在二線城市誕生市值破百億美元的公司。

這些年來,美圖對福建經濟和互聯網行業的貢獻也是肉眼可見的。其中,最有利的舉措就是美圖公司落戶廈門。

眾所周知,互聯網行業競爭激烈,而破局的關鍵就在戰略和人才兩方面。因為地處廈門,美圖公司相較北上廣深的企業在人才方面可以說是處于劣勢。但吳欣鴻仍然表示,廈門當地政府對美圖及對整個互聯網產業非常支持。廈門創業氛圍相比5、10年前有大幅提升。此外,廈門是非常漂亮的城市,環境好,也可以吸引人才。

但如今的美圖正面臨著業績下滑、市值縮水、被曝裁員等問題。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搶奪份額,它正嘗試著切入社交領域。吳欣鴻表示,未來的18個月,美圖將會把主要精力放在社區內容生態的建設,并會重點關注用戶和毛利的雙增長。只是,對于美圖來說,這是一場不容有失的戰爭。

多年來,美圖在廈門寬松的環境中成長,雖然廈門政府給了美圖不少支持,但是這里較為安逸的氛圍,也許并不適合現在的美圖。

在吳欣鴻做出All in 社交的決定后,全天候科技了解到,其把社交部門的相關品牌、運營及管理團隊搬到了北京,開始集中火力進行轉型。

目前,美圖面臨的境地仍然嚴峻。根據其8月21日公布的2018年中期業績報告,美圖公司整體月活躍用戶數從2017年12月的4.158億下降至2018年6月的3.499 億,下滑15.9%。美圖秀秀月活從1.17億下降至1.15 億,下滑1.2%;美顏相機月活從9672.4萬下降至9075.1萬,下滑 6.2%;美拍月活從9813.9萬下降至4276.7萬,下滑56.4%。

此次吳欣鴻破釜沉舟轉型社交,或許能為美圖迎來新生,但道阻且長。

你可能第一次聽說龍巖,一座武夷山腳下的城市,遠離東海,大山阻擋了通往內陸腹地的去路。但你一定聽說過美團和今日頭條,全國至少2億人在點的外賣、2億人在刷的流量,兩家的創始人王興和張一鳴,在龍巖的老家相距不過十來公里,比各自公司所在的望京到知春路近多了。

在“龍巖幫”背后,更恐怖的是一群控制了流量的“福建幫”。除了今日頭條和美團,掌握幾億用戶的美圖吳欣鴻、滴滴的程維、飛魚科技姚劍軍、美柚創始人陳方毅、雪球網創始人方三文都是福建人!

有人說:中國互聯網有4座大山,BAT和武夷山。

1

互聯網圈里有句話:“得湖南者得流量”,說的是移動時代的幾大社交產品,創始人全是湖南籍:微信的張小龍來自邵陽、陌陌唐巖的老家是婁底、映客的奉佑生出生于永州,還有一個快手的宿華,永順是他的故鄉。

但圈里其實還藏著另一種現實:得龍巖者,同樣得流量。

你可能第一次聽說龍巖,一座武夷山腳下的城市,遠離東海,大山阻擋了通往內陸腹地的去路。但你一定聽說過美團和今日頭條,全國至少2億人在點的外賣、2億人在刷的流量,兩家的創始人王興和張一鳴,在龍巖的老家相距不過十來公里,比各自公司所在的望京到知春路近多了。

前年11月的烏鎮互聯網大會,頭條的張一鳴、美團的王興和滴滴的程維齊坐一席,有過一場漫長的閉門會談,會還沒散,一個新的“男子天團”就在各大消息稿里橫空出世,團名讓人印象深刻,叫“TMD”,也被輿論稱作僅次于BAT的小巨頭。

 

  美團的王興、頭條的張一鳴和滴滴的程維齊坐在烏鎮西柵河邊談笑風生 圖 / 網絡

更巧的是,TMD的三位成員,恰好都來自東南沿海的武夷山脈。

就像一把墨綠色的闊斧砍在福建、江西之間,福建龍巖人王興、張一鳴和江西上饒人程維,被分隔在了山的南北兩頭。

在王興、張一鳴之外,龍巖還相繼走出過雪球的方三文、91助手的熊俊、十點讀書的林斌煒、觸信網絡的吳凱秋……所以有了這樣一種說法:中國互聯網有4座大山,BAT和武夷山。

上個月的一場經濟對談中,著名經濟學家、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還特地跟張一鳴求證了一件事:“你和王興都是福建龍巖人,據說你們的父輩還都認識,這是一個小概率的事情……TMD里面兩個人是龍巖的。”但身穿T恤,腳踩球鞋的理工男張一鳴似乎也很難說清楚這個問題。

后來他回答說:“龍巖的環境,應該說福建整體的數字化、互聯網普及比較早。我上高中的時候,就有互聯網普及了,這可能與王興和我的創業都有一定的關系:你更早接觸網絡、更早產生興趣。”

但這似乎也無法解釋,為什么本世紀第二個10年,一場移動浪潮來臨之際,龍巖會誕生這么多的互聯網創業者。

2

福建這塊沃土從古至今就流傳著許多關于當地人財富積累的傳說,比如吃苦耐勞、精打細算,熱衷于出海闖蕩。但嚴格意義上說,這也只是幾座地理位置優越的城市的專屬,比如廈門和泉州。

縱觀整個福建,互聯網創業的熱潮其實早在廈門和泉州顯現。因為離臺灣近,2000年初,臺灣人就來廈門開辦游戲公司,幾家公司做起了虛擬主機、域名注冊的業務。廈門域名生意做得最火的時候,湖濱南路一條街上至少有300家是賣服務器和空間的。

泉州人蔡文勝也是靠著賣域名發家致富的。當年微博還不單指新浪微博,另有搜狐、網易、騰訊微博共同爭搶用戶時,新浪微博就花了大價錢從蔡文勝手里買下了國內最短的域名t.cn,此前他創辦的265.com也被谷歌收購。

福建人講究互幫互助、抱團取暖。賣域名大賺之后的蔡文勝變成了天使投資人,在廈門投資了一大批互聯網公司,美圖秀秀、同步推、飛魚科技、冷笑話精選……一幫人沒事就聚在一起泡泡茶喝。

群山環繞的龍巖永定客家土樓是世界文化遺產,王興和張一鳴都是龍巖永定人 圖 / 視覺中國

盡管GDP排在福建省的中列,但龍巖的尷尬在于,在省內人的鄙視鏈里,因為地處偏僻,它可能跟劉強東所在的蘇北宿遷一樣,處于所在省的末端。就連它隔壁經濟并不怎么發達的三明市,也已經憑著沙縣小吃聞名于江湖,入侵了全世界的唐人街。

1979年的早春,王興就出生在這樣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城。父親王苗早年下海經商,投資開了一家水泥廠,蓋起了800平米的別墅,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富翁。

頂著“富二代”光環的王興,非但不是紈绔子弟,反而成了“比你聰明還比你努力”的那種別人家的孩子。

上小學時,他拉著小伙伴逃課去爬火車,被老師抓個現行,理由是自己在研究蒸汽機。因為親戚在郵電局工作,王興很早就開始接觸互聯網,上雅虎、看NBA是家常便飯。

王興思考世界的時候,十幾公里外,比他小4歲的張一鳴出生在一個小康之家,據說父母在他耳邊聊過最多的話題,就是朋友們又在國外進行某項研究。

也許正是因為在龍巖這樣的偏僻之地感受過信息通達所帶來的紅利,王興、張一鳴和方三文對于浪潮的方向極為敏銳,早在海浪剛拍向灘石時,就覺察到了潮水的方向。“浪潮”,這個原本跟大山腳下的龍巖毫不相干的詞匯,也頻繁出現在他們的口中。

比如王興在一次演講中就提到自己與父輩們創業的區別:“傳統行業的創業好比登山,山永遠在那里,你隨時都可以去;而互聯網創業就像一波波的科技大潮,像沖浪一樣,你要找準時機,踏上浪頭,如果這個浪頭過去了,你不用再去追他,你應該勇敢地迎接并敏銳地捕捉下一個浪潮。”

張一鳴也早就感覺到了自己被“非常非常大”的浪潮拍了一身潮水,喬布斯2007年推出第一代iPhone,張一鳴后來入手了一臺,當他發現網站的搭建、程序的編寫可以直接在巴掌中進行,寫完還能塞進口袋時,世界在他心里顛覆了。至于方三文的雪球,也是抓住了互聯網和投資交匯處的浪潮。

不靠任何天然之物,來自龍巖的年輕人們,一躍躋身在時代浪潮的最前沿。而這一撥浪潮的彎道超車,也一下把失落的龍巖打撈了起來。

3

都說福建最寶貴的財富是,人多地少的窮山惡水之地,反而養成了人們正眼看世界、一心向往海洋文明和商業文明的基因。一個閩南的“閩”字,被當地人拆成“門里蟲”——只宅在家里會變成一條蟲,必須離鄉背井走向世界,才能成為龍。

恰恰也是因為離鄉闖蕩,總給人一種草根屌絲之感。外省人聽閩南歌曲《愛拼才會贏》,會不自覺腦補出穿著肥大西裝、內搭花襯衫的土大款形象。“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piang”,奮斗中帶著點兒滑稽。

福建商人也沒少在外留下壞名聲,比如莆田系男科醫院、電信詐騙犯、“紐百倫假鞋全球供應中心”,還有一大批遠渡重洋的偷渡客。王興自己也在飯否上吐槽過,“據說莆田系醫院對所有病人的套路都離不開這三句話:病很重;可以治;得花錢。”

 

  龍巖的地標建筑人民廣場 圖 / 視覺中國

投資人蔡文勝的發家軌跡更符合外人對于福建商人的某種想象:15歲輟學擺攤賣打火機,20歲出頭賣摩托車、買大哥大,闖蕩東南亞,再回來炒股賣域名。

“龍巖幫”的幾位創業者和蔡文勝既相同又不同,除了深受互聯網文化的浸淫,他們走的是另一條知識分子路線。

王興和張一鳴是典型的理工男,喜歡談論數學、世界和宇宙,王興愛買kindle,張一鳴愛囤T恤,接受媒體采訪時,他們就像炫耀玩具一樣,你有3個kindle,好,我有5個。文科生方三文更書生氣,畢業時憑借一篇投稿,直接進入了當時如日中天的《南方周末》。

留學回國后的王興涉獵廣泛,他至今還在10年前創立的飯否上更新狀態,有時讀讀外國詩歌、看看金庸小說、再研究研究各國詞匯。滴滴和阿里的戰役都打到家門口了,他還饒有興致地感慨:“葡萄牙語里的cafuné,意思是「手指穿過戀人的頭發」,德語詞:Kummerspeck,意為「因憂愁而過多進食所長的肉」。天哪這種一個詞包含一段意思的外語好浪漫啊。”

走出龍巖之后,王興和張一鳴因為商業產生過好幾次交集。2008年飯否正流行那會兒,還在酷訊工作的張一鳴被王興拉來入伙,擔任飯否和海內網的技術合伙人。盡管兩個龍巖人湊在一塊說起普通話來,口音鬧得五道口華清嘉園的整個辦公室烏煙瘴氣,但畢竟也是一次關乎遠大前程的重要合謀。

張一鳴后來說了,在飯否和海內網工作的那一陣子,以往主打技術的他有了一種全新的思路,“技術沒那么重要”,模型和信息架構才是更重要的,這也直接影響到他后來創立今日頭條。

事實上,福建人的海洋文明基因一直還在,只不過潛藏在他們的思考方式和方法論里。王興和張一鳴都熱衷于“無邊界化”的冒險,像沖浪一樣。

早年創業,張一鳴有用不完的時間,忙活完技術,又跑到產品部門里摻和,做頭條號、短視頻、問答社區、抖音……獨辟出一條道路,直接叫板互聯網巨頭。

王興更讓人捉摸不透,他的美團被人看作是跨界欲望最強的公司,上到團購、電影、外賣,下至酒店、旅游和打車,橫向擴張十幾個行業,最近還收購了摩拜……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王興是沒有邊界的。如果你問他欲望的半徑有多大,他會深沉地回你一句:“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

因為這種和早前的福建創業者部分吻合又有區分的氣質,他們所代表的龍巖互聯網幫,才能被業內稱為“攪局者”。

下面,讓我們來領略“福建幫”的風采:

▌美團創始人王興,福建創業者

 

  福建龍巖人

▌美圖創始人蔡文勝,福建創業者

 

  福建泉州人

▌美圖創始人吳欣鴻,福建創業者

 

  福建泉州人

▌飛魚科技姚劍軍,福建創業者

 

  福建永春人

▌可愛學創始人陳遠河,福建創業者

 

  福建龍巖人

▌美柚創始人陳方毅,福建創業者

 

  福建莆田人

▌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福建創業者

福建龍巖人

▌雪球網創始人方三文 ,福建創業者

 

  福建武平縣人

▌人人貸創始人張適時,福建創業者

 

  福建人 《愛拼才會贏》這首膾炙人口的閩南語歌曲,其中的歌詞“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用來形容福建人再合適不過。“福建人踏實、低調、務實,而且很敢于拼搏。”這是對福建創業者特質的概括。

如果還想了解尋百會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kjiq.tw/archives/273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76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prb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