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堤楊柳醉春煙】90的負債與杠桿人生

2019-01-19 21:42  閱讀 534 views 次 評論 0 條

2018年的支付寶賬單或許是互聯網史上的不解謎團之一。不少人感覺自己并沒有怎么花錢,但卻蹦出了好幾萬、數十萬的消費總額。

作為一個90后,邦哥也深深地懷疑這個賬單的真實性:明明余額為零,花唄待還,支付寶的全年花費卻超過了90%的同齡人。我什么時候這么有錢了,這么多錢都花到哪里去了?

 

  其實我們身邊有很多這樣的90后存在。他們大多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拿著白領的薪水,每天有吃有喝到處消費,看似奢華且瀟灑。但是一年到頭,卻存不下什么錢,而且還經常需要還信用卡、還花唄。

為了凸顯他們的消費特點和生存狀況,人們創造了許多只屬于當下時代的群像標簽附著在他們身上,例如“隱形貧困人口”、“花唄式青年”、“無產中產階級”,經過不斷的更迭換代,他們如今有了另一個稱呼—“新窮人”。

 

  90后們“集體”負債、破產…

不管網絡詞匯怎么演變,“窮”,似乎已經是人們對90后的一個共同認知。

 

  前段時間,一位微博博主做了一個關于90后月薪和存款的調查。4萬+人的評論點贊中,近70%的年輕人,都有分期負債;20%的年輕人,雖無負債,但也沒有存下什么錢;只有10%的年輕人,每個月都有固定存款。

當然這個調查并不完全準確,因為參與評論的用戶并不都是90后,另外哭窮的人也是存在的。

但是90后被說“窮”也不是沒有緣由。邦哥看到了這樣一組數據,根據螞蟻金服公布的《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年輕一代(35歲以下)56%的人沒有儲蓄,開始儲蓄的人中,每月儲蓄僅1389元。

90后們不僅存的少,負債也不少。2017年花唄發布了一份《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里面提到花唄的90后用戶占到了47.25%。中國近1.7億90后中,超過4500萬開通了花唄,平均每4個90后就有1個人在用花唄進行信用消費。

 

  前有161名女孩裸貸照片流出、后有名牌大學研究生因欠下5萬網貸自殺的新聞,每當在身邊或網絡上看到這樣的新聞時,我們總是很疑惑,年輕人真的有這么缺錢嗎?

 

 

  最近還有一篇關于90后平均負債12萬的調查,在互聯網上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匯豐銀行最近調查顯示,中國90后一代人的債務與收入比達到令人吃驚的1850%,該群體欠各種貸款機構和信用卡發行機構的人均債務超過17433美元(約合12萬元人民幣)。

盡管之后有媒體對這次調查的數據提出了質疑,但似乎70后存錢、80后投資、90后負債這一說法,還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同。

之后有關90后負債、破產的文章不斷刷屏,再次激起一個群體的焦慮,“自殺式消費”一詞也跟著走紅。

壓在年輕人身上的幾座大山

我們先看看90后們的收入。90后們的平均收入是多少呢?根據中國薪酬網的報告顯示,一線城市的17屆畢業生在薪酬上明顯占據優勢,最高能達到9000元以上。

 

  這還只是應屆生的工資標準,有職場經驗的90后,如15屆、13屆的工資更高。相比父輩們,這屆年輕人拿到的工資并不算低。

但是在工資上漲的同時,“衣食住行”各方面的消費同樣在上漲,而且上漲速度甚至要比工資還快。

北京通州2005年小兩居租金為800元,2018年租金為4000元,增長500%;

北京通州2005年新房開盤價多為4000—5000元,2018年二手房價格超過50000元,增長1000%-1250%;

2005年,北京一碗牛肉面的價格為5元錢,2018年則是15元—20元,增長300%—400%;

……

近幾年里,90后們相繼工作、結婚、生娃,有時候工資一到手,花唄一還就不剩多少了。

他們的錢到底是怎么沒的,邦哥和幾個90后朋友聊了聊。

昵稱“新街口家屬院”,1990年,工作5年

最早的一批90后即將步入而立之年,很多也已成家立業。對于他們來說,花在孩子和長輩身上的錢,算是一年中較大的一筆支出。

 

  昵稱“花花”,1993年,工作兩年

 

  花花是一個北漂,在中關村租了一間次臥,所以她每個月的大部分支出都在房租上。

昵稱“王思聰的天定姻緣”,1995年,工作1年

 

  95后也開始還房貸了。邦哥認識的一個95后姑娘,每個月要和父母一起還7000的房貸,而她要承擔的那部分,就花掉了將近一半的工資。

除了生活、房租,壓在90后身上的,還有“消費主義”這個大坑。

90后的錢,花到哪里去了

盡管收入不少卻還是欠了債,這種現象和90后們正在變化的消費方式和消費觀念有關。

去年上半年發布的《2017年消費升級大數據報告》顯示,80后、90后對消費貢獻度持續上升。其中,90后在移動互聯網渠道的消費金額占比高達51.40%,較2015年增長了2.7倍。

網購和網貸的興起,讓90后們不自覺的就瘋狂“買買買”。“網購”讓花錢變得更容易,打開手機,就是隨時花錢的快樂。而花唄、借唄、白條等各種網貸平臺的出現,更是讓90后們有了花錢的“勇氣”。

1、為美剁手

最近幾年交易額持續創新高的雙十一,90后們功不可沒。光是2018年,參加雙十一的剁手黨將近有一半是90后。

在微博、抖音、小紅書上,各大版塊的明星網紅還帶你買買買。告訴你怎樣穿搭,怎樣護膚,天天種草,讓你心癢難耐。90后也逐漸成長為美妝消費的主力人群,消費占比超過了80后。

邦哥認識的一位92年的姑娘,為了買鞋、護膚品等,每個月要在花唄消費1萬左右,除了花唄每個月還要還2-3張信用卡。

 

  到了90后這一代,愛美也不再是女生的專屬。2018年,90后醫美用戶中14%是男性,每7個整容的90后消費者中就有一個是男性,“顏值經濟”下的消費熱潮已經逐漸全民化。

2、給偶像打call

相比80后,90后們在消費上的改變還體現在追星上,他們可謂是真正的追星一族。

鹿晗、TFBOYS、蔡徐坤等年輕偶像相繼走紅,追星成了90后和00后們特有的生活的方式。在去年熱播的《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中,年輕粉絲們分別為選手公開集資超過了2000萬元和4000萬元,其中女性占了大壁江山。

3、追求自由的靈魂和強健的體魄

除了追星,健身和旅游也是90后們熱衷的生活方式,如今也正在逐漸發展成一種消費習慣。美林美銀的一份報告顯示,在這屆年輕人中,有81%的人愿意把錢花在旅行上,65%的人愿意出去吃飯,大概有55%的人愿意健身。

 

  就算是98年、99年出生的最后一批90后,尚在大學校園的他們在這些方面花起錢來,也并不手軟。

 

 

  邦哥一位98年的朋友說,使用花唄消費在大學生中很常見

90后們的消費理念,也和前輩們有了很大的區別,他們如今推崇的是“懶人式消費”和“獎勵式消費”。

有調查數據分析,90后們更熱衷于“懶人式消費”:

“能手機叫車干嘛要擠公交地鐵?當然是怎么方便怎么來,時間最重要。”

“買菜這種事絕對不可能自己去買,拎到樓上多沉啊!生鮮APP送來頂多多花點運費。”

除了為方便買單,90后還喜歡“獎勵式消費”:

“29歲生日,2開頭的最后一年了,得給自己個禮物。”滴,1000塊錢沒了。

90后認為,高附加值是必需品,再怎么窮,生活品質不能丟。

越是滿足自己的欲望,就越要花錢;花錢越多,就越要拼命工作來滿足消費需求。這個完美的閉環形成了“消費陷阱”。這就是90后們的收入越來越高,卻還是沒有存款甚至負債累累的終極原因。

剁手族or斜杠青年

面對不斷增長的消費需求和與日俱增的經濟壓力 ,年輕的90后們試圖尋找新的出路。

有的選擇創業,加入創業邦粉絲大家庭;有的選擇炒股炒幣,等待一朝翻身實現財富自由;而有的選擇開啟自己的多重職業和身份,成為一名“斜杠青年”。

他們大多同時做著多份工作,例如護士/瑜伽老師,記者/自媒體/攝影師……同樣的,他們也拿著多份薪水。斜杠青年們通常主業副業并駕齊驅,A面B面雙卡雙待。

業績突出的地產中介下班后是個胸肌突出的健身教練;青澀稚嫩的實習生在知乎上呼風喚雨驅雷策電;有人白天上班,周末在做淘寶微商代購,晚上還兼著某直播平臺的的游戲主播。

多份工作為他們帶來了多重收入,讓他們在應對生活的開銷支出或者突發意外時,底氣更足。

和消費主義一樣,人們選擇當一個斜杠青年,也是為了獲得一種在生活中的滿足感。

一種是在購物、旅游和娛樂中尋找缺失的快樂和意義,而另一種是則通過對自己興趣技能的變現,完成一種多元化的人生……

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將會有更多的剁手族,朝著斜杠青年轉變。

我八分之七認同這位博主的觀點,八分之一不能認同的是:2018,其實連他們都不曾放過。

小鎮青年的父母一輩,大多在大城市打工,最為常見的配置是:父親從事建筑裝修行業,母親做保姆,也就是阿姨。

兩年前,因為二寶的突然到來,我這個年逾40的老母親過上了與阿姨朝夕相伴的日子。

俗話說,一個女人等于500只鴨子,相處時間久了,哪怕是再少言寡語的阿姨也難免聒噪些家長里短,家里那些見得人見不得人的事恨不得全抖露出來,我有時也覺得煩,但想想足不出戶就能了解最真實的國情,姑且算是一項附加福利吧。

從孕期開始我先后請過四位阿姨,一位是文盲,另外三位都是45-50歲年紀,來自中西部或沿海省份不發達地區。

他們的子女都是90后左右的小鎮青年,在他們人生最好的年華好巧不巧撞上了中國P2P的“黃金時代”。

人生已經如此艱難,不如我們先從“喜劇”開場。

阿姨A,內地某人口大省人士,本是我家鐘點工,每天下午打掃衛生之外再做一頓晚飯。她做家務并不算上乘,但勝在人非常干練而且做得一手好菜。

她業余炒股,動不動就追個漲停板,雖然難免被套,但聽下來賺翻倍的時候也有不少幾次。她也曾問我股票的事情,因為以前的東家告訴她的消息讓她賺了不少,她很自然地以為這樣的成功還可以復制。

可惜,我們只是嗷嗷待割的韭菜。

阿姨A為人厚道,早年有位親戚家境不好她曾經施以援手,后來這位親戚的子女成了巨富,為了表達謝意一定要塞給她上千萬的毛爺爺。沒錯,不是上千,也不是上萬,是上千萬。

這可不就是我的人生夢想嗎?!很小的時候,我就做夢有個大洋彼岸的遠方親戚,因為沒有子嗣,臨終之前寫了遺囑,把畢生積累的巨額財富全部傳給了我這個見也沒見過一面的晚輩。四十不惑以后,我漸漸醒悟,真的是個夢而已,祖宗八代里面的確沒有什么人被抓壯丁漂洋過海。再說了,就算真冒出個那樣的遠方親戚,我有那么多的表哥表姐表弟、堂哥堂姐,到我手上也肯定沒有內環一套房,真是不值得這么多年的等待。

我問她,干嘛還要做阿姨,她淡淡一笑:在家閑著又沒什么事,不如出來打打工,再說這么多的錢也不打算真的收下,不如存到兒子公司,拿個半年一年的利息就物歸原主。

就因為這,我知道了她兒子的工作。

她只有一個獨生子,年輕英俊,在一家財富管理公司上班,雖然沒有拿得出手的學歷,但收入極為可觀。到底有多可觀呢?據她說,有一兩個月業績不太好,到手只拿了五六萬,沒錯,五六萬,不是五六千。多的時候呢,大概也就十幾、二十幾萬吧。

好大的口氣!

連著好幾天,我都恍惚覺得她才是真正的東家。

她兒子公司的福利也很好,不但有海島游,而且IPHONE最新款一出來,就發了十幾部,除了送客戶,自家人人手一部都用不過來,所以她用的永遠都是IPHONE最新款。我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小米3,默默咽下一口口水。

那時候真是P2P行業“金子”一般的盛世:哪家不是數錢數到手抽筋?誰有空跑路?從客戶、員工到老板,人人都賺得缽滿盆滿。她說,這些錢存在兒子公司,可比她做股票強多了。

雖然這樣,我還是冒著被懷疑斷人財路的嫌疑好言相勸她,盡量不要把錢存到那,如果一定要存,也是期限越短越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信任我,半年之后她離開我們家的時候,已經連本帶利把錢取出來了。

我猜,像她這樣從P2P公司真正薅到大羊毛的,全中國恐怕也沒有幾個。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么能讓人心情略微平復一點的事的話,那就是她兒子媳婦看中了一套房子,定金都付過了,才發現自己原來并沒有購房資格!他們百思不得其解,這座生活了許多年的幾千萬人口的大城市,有錢了也還是容不下他/她。

后來,我們斷了聯系,也不知道他們一家可否安好如昨?

之后因為搬家,我們請了阿姨C,中間有段時間又找了位半天做家務的阿姨B,認識沒多久就發現,她們子女也都卷入了P2P,不過,她們都沒有阿姨A一家那么“幸運”了。

阿姨B的故事比較短,先講。

阿姨B為人少言寡語但是溫和干練,永遠笑瞇瞇的樣子,默默地就把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凈整齊,衣服毛巾擺放得像藝術品,是那種你還沒開口、甚至想都沒想過就已經把事做到完美的那類理想員工。

她的本事也不只是做家務。最讓人佩服的是,早在限購以前,她就出手買了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雖然稱不上豪宅,但這幾年升值一倍不知道頂得上他們多少年的打工收入,更何況現在就算手上有錢也是想買也買不到的,就這一點就足夠讓人羨慕一地口水了。

阿姨B也炒股票,前兩年中過一只新股,一把就賺了十幾萬,比我同期中的四五個新股加起來賺的還多。

相比一般打工家庭來說,這樣的生活已經是非常優渥。他們夫妻和獨生女兒都在上海,女兒已經結婚,小兩口都在“金融機構”做后臺,雖然都不是什么名校畢業,但也是收入不菲。阿姨B很寵女兒,她從來不愿意做住家阿姨,也不愿意回家太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要照顧女兒女婿。

大概是因為確實沒有什么經濟上的壓力,她女兒辭了工作,因為一時半會沒有找到滿意的,就索性在家呆著,女婿就一句話:我養你。

說起這事,她只是笑著嘆一口氣,臉上滿滿都是愛意,完全沒有發愁的樣子。想想也是,以他們全家人的收入,只要不是太敗家,養她確實也夠了。

歲月靜好的時光總是太匆匆。

有一天,她拖地的時候突然抬起頭,“你看到新聞沒有?那個跑路的**公司,就是我女婿的單位啊……”過幾天,她說女婿因為是做后臺的,并沒有被協助調查什么的,但是工資肯定是發不出來了,連人也不許走。說這些話的時候,她還是笑笑的,好像別人的事情。

沒多久之后,她離開我家。在這之前我幫她介紹過幾個朋友,因為時間、距離、工資各種原因都沒有成功。而在最近半年,我認識的朋友中,有幾家因為生意上資金鏈出了問題,原本請兩三位阿姨的都縮減到了一位。

阿姨A、B和他們的家庭都算得上是P2P“黃金時代”的受益者。至于阿姨C一家,則是徹頭徹尾的受害者。

阿姨C也是特別精明能干,凡她所到之處纖塵不染,帶娃更是無微不至。但她不是阿姨B那種總是笑瞇瞇的樣子,相反,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好像欠她錢似的,眉頭似皺非皺、一張臉拉得老長。好在我不喜歡話多的阿姨,所以覺得正好互不相擾。

哪知道,互不相擾的日子才沒幾天,一天她正做著家務突然開口說,想請我幫個忙,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眼淚汪汪哭訴:他兒子欠了錢,每天都有人打電話要她和老公還錢,如果再拿不到錢,就把她兒子抓去坐牢。她實在是走投無路,才向我張口。

她需要的并不多,但這種場景卻是我萬萬沒想到的。阿姨這份工作雖說收入不高,但工資每年都在上漲,生活水平在一線城市雖然屬于底層,但回到老家大多也算得上是富戶了。

此刻的她,在我眼里,是個莽撞而危險的怪物,我想也不想就憤怒地拒絕了,打定主意馬上換人。她流著眼淚求我千萬不要辭退她,那一天里面,她看我的眼神都像老鼠見了貓。

不知道為什么,她流淚的樣子讓我難以放下,與老公商量后,第二天還是以預支工資的名義給了她需要的借款。

她感恩戴德地收下,一番詢問之后,大致了解到她兒子過去一兩年在網上借了幾十萬,具體干什么去了完全不知道。后來的某一天開始,她和老公每天都會接到各種各樣討債的恐嚇電話,再后來連他們老鄉和兒子的同學也都被騷擾到,“臉都丟盡了……”。

為了還錢,他們夫妻賠上了有限的積蓄,向所有能開口的親朋借了錢,到向我張口的時候,真的像她所說的那樣,已經走投無路了。

據她兒子交代,這是最后一筆欠款,還了之后就再也不用過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了。

但之后的幾個月,討債電話還是不斷,好多次我親眼見她一聽到手機鈴聲瞅一眼馬上關機或是扔掉,滿臉都是驚嚇。

此后的半年多,我們好幾次借錢給她,終于有一天,她喜笑顏開地說,已經還完了所有的債,再也沒有接到討債電話了。她的兒子,也終于找了個正經工作,工資不高也有六七千,每個月都上交一部分給她。

到這里,我們也長舒了一口氣,有種替她逃出生天的感覺。

故事只是到這里的話,也算是圓滿。但人生這部連續劇,不到最后一秒,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集會上演什么狗血戲碼。

有一天,我們又看到她表情凝重,忍不住問,才知道兒子又搞事情了:她賬上剛攢下還沒捂熱的幾萬塊錢被偷偷轉走了……

問兒子,說在和朋友合伙創業,人手一臺電腦,她們夫妻倆到現在也搞不明白兒子創的是哪門子業。

不過,我倒是更傾向于相信她兒子所說的創業大體是真的:縱然是死里逃生,借來的幾十萬P2P高利貸,想必也給過他一段從未有過的快意人生,你還真以為他會像莫泊桑筆下那個為了一夜光鮮,最終節衣縮食、整整勞苦了十年還債的小婦人?

不可能的。

創業,大概是小鎮青年走上人生巔峰的唯一出路了。

他不知道的是,創業這種事從來都是一將成名萬古骨枯,不要說小鎮青年玩不起,就連最有望問鼎諾獎的華人科學家張守晟,也為此付上了生命的代價。

但是,我還是希望他趕緊成功,就此放過父母一馬。

我一度懷疑,大概是自己“運氣”太好,剛好連續抽到這一組一二三等獎。后來想想不對,接連中獎這種事,如果不是你家福彩有人,就是事先早就安排好、人人都有的“再來一瓶”。

阿姨C后來發現村里好多人家的孩子都搞了跟她兒子類似的事情,有一戶人家,媳婦還搞了“裸貸”,好好的日子全被毀了。

P2P、網貸等所謂的互聯網金融如此青睞小鎮青年,其實早有端倪。平安旗下互金平臺陸金所早在2014年就號稱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會產生另一種意想不到的效果,即幫助中國平衡區域經濟發展。據其董事長計葵生此前介紹:

目前(2015年3月)陸金所平臺上的投資人有三分之二來自于北上廣一線城市,而借款人則大部分來自二三四線城市,特別是中西部地區。他認為,資金在區域之間產生流動,優化了國內不同地區的資源配置。

我當然不能否認這樣的事實,而我不知道的另一個事實是,這種資源的優化配置不知道成就了多少中西部小鎮青年的“杠桿”人生,四處躲債甚至“亡命”天涯。

如果說,有些人或許多少有一點是因為手頭一時缺錢而被P2P勾引陷入深淵,而家教X的經歷,簡直就是一部荒誕劇。

像國內所有的孩子一樣,為了應對減負,我家大寶課外也不得不額外補習。年輕的家教X來自內地以高考聞名的某地農村,雖然不是名師,但對成績提升極為顯著,被我推薦給過身邊不少的朋友,大家也都反映很好,以至于這幾年他的課排都排不過來。

除了家教,他并沒有其他職業,但家教一項已經讓他進賬不菲:我粗粗算過,按照他并不高的收費水平,非寒暑假期間月入至少也有三萬,若是假期翻倍也不止,更何況,家教大概是當今社會為數不多的幾個能夠長期遠遠跑贏CPI的職業了吧。

由于受過不錯的教育,X看上去文質彬彬,加上人又長得挺帥,穿著也合宜,走在路上,無論從哪一方面一點不輸那些年輕的985、211或是海龜金融狗。

因為某種原因,后來我們換了別的家教,但之前的繳費還有很多沒有用完,我想著就先放他那里,說不定哪天還找他。

但沒有想到,再次聽到他的消息,竟然是一條死訊。

一位自稱是他女朋友的人用他的號碼發來消息,說X前幾日已經自殺身亡,若有什么事情可以聯系她。

直到今天,我都不敢相信這個到底是不是事實的“事實”:相比同齡人,他不能算是命運的寵兒,但也足以在一線城市過上體面的生活,若是不太揮霍,過幾年僅憑一己之力就可以買套小房子了,這是多少外來年輕人的人生夢想啊。

后來我從別處聽說,X是因為和女朋友吵架才一時想不開。大概是我太久不知情為何物,除了小說,好多好多年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了,這些年見過最深情的表白,也就是“藍瘦香菇”吧。

但一兩個月后,另一位請了X做家教的媽媽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收到討債的電話和短信,她抱怨說,最近總是收到各種莫名其妙的騷擾電話和短信,大意是說你的親友X借了**平臺的錢,已經嚴重逾期,其本人手機始終無法聯系,此行為涉嫌惡意拖欠和金融詐騙……由于其單方面將您列為緊急聯系人,可能會對您造成關聯影響……

她跟我一樣,哪里知道凡在網貸平臺借錢,其中必須的一步,就是要同步借款人的通訊錄呢?

無論如何,我們都感嘆,不是我們不明白,而是這世界變化太快。按道理衣食無缺、財源滾滾的X,怎么會被P2P所裹挾?!無法想象在這些背后,X是怎樣的消費與生活?!

沒幾天后,我竟也“有幸”收到一條討債彩信,內容和那位媽媽描述的一模一樣……我不知道,這些討債的知道不知道X已經去世了的“事實”?

這條短信后來一直保存在我手機上,權當是對這個時代的一個紀念吧。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502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