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大廳的深處】資本催肥的便便店與wework融資

2019-01-09 14:17  閱讀 348 views 次 評論 0 條

“昨天晚上還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一來發現隔壁便利店關門了。““店員都是看了新聞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2018年下半年開始,連鎖便利店品牌頻頻出現問題:

8月,鄰家便利店因背后出資方P2P平臺善林金融暴雷,銀行賬戶凍結,一夜之間168家門店全部關停。

9月,131便利店因投資方春曉資本暴雷,資金周轉出現問題,關門倒閉,創始人失聯。

9月,全時兄弟品牌 “全時生活”的北京門店近乎全部關閉;

11月,跟全時同屬于一家母公司——復華旗下的另一便利店品牌“地球港”全國5家門店全部關停,供貨商貨款和員工工資懸而未決,往日熱鬧只剩一地雞毛。

……

從瘋狂擴張到一夜關店,數百家便利店的生死危局也掀開了行業的困境:資金扼喉、盈利困難。如今,冷靜下來,對真正做便利店的企業來說,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被資本催肥的便利店,最終都還了回去

一切源于資本對“新零售”這頭大象的搶食。

在電商發展的擠壓下,超市和百貨店等線下業態銷售額近年表現不佳,一度出現負增長的現象,而便利店業態整體在銷售額和新開店數在近年均保持了一個良好的增長。便利店這個曾被視為“彎腰撿鋼镚兒”的傳統零售業態開始成為新的投資風口:

 

from clipboard
  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2018中國便利店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相比2016年,便利店行業增速達23%,門店數量突破了10萬家,市場規模已超過1900億元,開店數量及同店銷售雙雙增長。從2017年至今,便利店行業融資事件超過70起,至少100億元資金涌入,行業估值仍在水漲船高。

有人感慨:這是便利店最好的時代。

獲得資本加持,便利店開始激進擴張以建立規模效應,搶占市場份額,在資本市場上提升估值,從而獲得新一輪融資,力爭成為便利店行業的寡頭。

速度有多快?

鄰家便利店前CEO王磊透露,投資人曾要求一年開20000家門店。

2017年11月,一位便利店高層對《財經》記者表示,全時16年財務表報顯示虧損較嚴重。但在持續尋求資本一年多后,全時決定加速擴張:11月23日,全時宣布啟動“百城百萬”計劃,投資百億元五年覆蓋“100個城市,100萬個終端”。

131便利店創始人陳登旺曾對媒體表示,“今年在北京中軸線以東鋪設的店面必須要超過100家店。今年也要主打一個外部城市,店面主要在80家左右,在2020年之前,131便利店輻射的城市會有6個以上,總體門店數量在700家左右”。

而便利店之王711——進入北京14年,才開了200多家。速度之下暗含風險,如果供應鏈能力支撐不上,經營質量非常容易下降,就會導致便利店企業入不敷出。

需知,便利店屬于“投入高、戰線長、回款慢”的重資產模式,開店成本高昂,且回報慢,以全時便利店為例,在高端設備方面,第一代門店需要100萬元投入,而第二代門店升級設備后的開店成本則提升至200萬元。

這就意味著,一旦出現資金鏈問題,便利店只能選擇關店來控制成本及時止損。

資本的投入,加速了便利店的成長,大量開店所帶來的邊際成本遞減主要體現在系統建設中的供應鏈環節。但也放大了很多傳統便利店的數據流轉和效率問題,原本應該“慢工出細活”的行業,只顧著在外邊搶地盤,丟了立身之本,自然也守不住打下的江山。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黃江明認為,“現在便利店企業投入大量資金在門店擴張上,動不動喊出五千、一萬的開店目標,但這個行業發展最需要的還是‘幕后’建設,比如供應鏈、冷鏈、互聯網平臺等,這才是最需要投入的環節。”

P2P暴雷,便利店遭殃

從資本層面看,便利店們的猝然倒閉其實是最后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一系列信號指向了P2P項目頻頻爆雷,資金鏈斷裂成為便利店關店或者倒閉的直接原因:出資方遭調查,導致銀行賬戶凍結。

與其它快速膨脹又快速隕落的行業(比如,團購、無人貨架等)不同,金融產品的風險具有滯后性、隱蔽性等特點,又由于P2P行業鏈條上附著的企業眾多,利益關系錯綜復雜,從上市公司到明星基金,從評級機構到實體產業......皆有涉足。一旦風險暴露和傳導,它的危害遠比其它行業要更深、更廣。

以全時為例,全時背后的大股東復華控股。復華控股主要從事地產、金融、環保、零售四大產業,其現金流主要來源于通過旗下資管公司發布私募產品以及P2P。目前可查的是恒銀中嘉、海象理財、復華投資和復華資產四個平臺。海象理財大多數標的均為公司借款,其中一部分流向了復華控股旗下自己的項目,涉嫌高杠桿自融。

從8月開始,P2P項目“海象理財”爆出兌付困難,復華控股隨即陷入資金鏈危機,總部及各地分公司欠薪、裁員的消息時有發生。受母公司牽連,9月,全時兄弟品牌 “全時生活”的北京門店近乎全部關閉;11月,復華旗下另一便利店品牌“地球港”全國5家門店全部關停,供貨商貨款和員工工資懸而未決,往日熱鬧只剩一地雞毛。

新浪科技的一篇文章也揭開了131便利店背后的投資基金春曉資本、上市公司天澤信息與幾家爆雷的P2P平臺君融貸、牛板金、聚財貓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其中涉及的資本運作之復雜遠超一般人的想象,但核心卻并沒有離開關聯融資和自融。

不止便利店,以“0元購”的噱頭獲客遭受消費者維權的斐訊、極路由,在風險沒有爆發之前似乎都與P2P毫無關系。然而,當泡沫破滅之后,它們都變成了一條線上的多米諾骨牌,只需要輕輕一推,就一個接著一個地倒下去。

失去外部血庫,自身造血能力尚不健全,野蠻生長的便利店迅速陷入關店潮。

便利店生意:仰望星空,還需腳踏實地

值得一提的是,近幾年我國便利店行業增長勢頭迅猛,日本作為全球便利店最發達的國家,其市場份額已經超過了超市,大概54%:46%,而中國該比例僅為8%:92%。如此看來,國內便利店發展空間還相當廣闊。

也正因如此,便利店生意在無人貨架之后,頗受投資人青睞。但正如Today便利店創始人宋迎春所說,“便利店就是彎腰撿鋼镚的幸福”,盡管便利店的平均價格比傳統超市高15%、毛利率多在20%~30%,但凈利率卻難超5%,投資回報周期長,實際是門苦生意,賺的是辛苦錢。

哪怕是日系便利店品牌在中國大陸地區也可稱得上是“受挫”。2004年,7-11正式進入北京,但截至2018年5月,北京市場僅有門店244家。7-11在北京地區的總經理佐藤建一曾告訴媒體:“7-11從2004年進入北京市場,一直到2010年,我們公司整體的利潤狀態,一直都是赤字,但是從2017年開始,已經彌補了累計虧損,進入純盈利的狀態。”

沒有把“牢底坐穿”的信念,就別想在便利店行業分得一杯羹了。

不斷上漲的成本也在壓縮便利店的生存空間。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2018中國便利店報告》,便利店行業的運營成本正在快速上升,主要原因是租金和人工,其中房租成本上升18%,水電成本上升6.9%,人工成本上升12%。

“便利店行業的房租成本和人工成本太高了,盈利能力比較低,國內的大多數便利店都不怎么掙錢。”一位便利店行業的從業者表示。

便利店這個行業并不好玩。全世界便利店都由大集團支撐。經營不好,虧損起來連“燒錢沒有底線”的人也會害怕。

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告訴媒體,便利店是一種運營成本極高的零售業態。“便利店看似經營簡單,實際上這一行業成本控制的難度要遠高于其他零售業態。如果企業內部成本管控失效、供應量管理不完善,加之產品品牌購買頻率低、跟不上市場需求變化的腳步,便利店想要盈利是非常困難的。”

實現公司整體的盈利,對于很多新品牌來說,還遠未到乍現曙光的時候。

總之,便利店是一個“慢火烹茶”的生意,需要培育市場,更需要完善的運營、管理體系和供應鏈等,急功近利地搶占規模無異于飲鴆止渴,從資本處得來的,最終也將被資本反噬。

據國外媒體報道,當地時間周二共享辦公空間創企WeWork宣布日本軟銀向其投資20億美元資金,用于資助公司發展以及從現有股東手中收購股份。

WeWork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筆交易使軟銀最近對其的投資達到60億美元。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最初的投資計劃是軟銀向WeWork投資100億美元用于公司發展,再斥資100億美元收購員工和其他現有投資者手中的股份。這一計劃將使軟銀獲得WeWork的多數股權。這位消息人士表示,投資規模削減后,將留下10億美元從WeWork現有投資者手中購買股份,這意味著軟銀將不會獲得多數控制權。

WeWork表示,最終敲定的投資不包括軟銀愿景基金VisionFund的任何投資,據悉該基金的最大投資者是沙特阿拉伯。軟銀利用愿景基金的一些資金對WeWork進行了早期投資。但這位知情人士表示,最近的投資完全來自軟銀。到目前為止,軟銀在WeWork上的投資總額約為104億美元。其中2017年為44億美元,2018年和2019年為60億美元。

去年7月28日消息,WeWork近日宣布中國WeWork獲得由摯信資本、淡馬錫控股、軟銀集團(“軟銀”)、軟銀愿景基金(“愿景基金”)及弘毅投資領投的共計五億美元B輪融資。此次融資將進一步加速WeWork在華業務增長,為更多中國會員及創造者提供無與倫比的設計、科技、體驗及本土社區。2017年7月,WeWork正式宣布成立中國WeWork,并獲得由弘毅投資和軟銀集團5億美元的A輪融資,專門用于加速WeWork在中國的業務擴張步伐。

如果還想了解廣州絲足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21hrm.com/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482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