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幽魂闖異世】隕落的科技APP與社區新零售

2019-01-07 21:19  閱讀 685 views 次 評論 0 條

2018年,是移動互聯網從神壇墜落的一年。

這一年,老牌巨頭掙扎轉身,互聯網進入下半場已成共識;

這一年,創業公司流血上市,敲鐘風光過后便是尷尬破發;

這一年,行業寒冬、資本退潮,“風口”一詞已罕有人提及。

2018年,所有互聯網人都真切感受到:流量紅利消退,“插根扁擔都會開花”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在這一年中,一款互聯網產品的生命周期被縮短至半年,甚至一個月、半個月。2018年元旦,人們還在為直播答題的“百萬獎金”瘋狂,春節剛過,朋友圈就已悄悄流行起佛系養蛙;8月,投資人還在希冀子彈短信能和微信“掰一掰手腕”,11月,供應商已在高喊“別讓羅永浩跑了”。

“曇花一現”成為2018年移動互聯網的主旋律。

在2019年伊始,新浪科技盤點了 2018十大”曇花一現“的移動應用(App)。一起來回顧一下,這些曾經被用戶和資本瘋狂追逐的App,它們是如何突然爆紅?又是如何迅速淡出視野的?

直播答題(沖頂大會)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1月3日—1月28日

(“霸榜”指該軟件在App store 免費榜排名前20的時間段,下同。)

直播答題是2018年第一個風口,也是今年唯一一個被廣泛討論的風口。

1月3日,王思聰一條微博把一款名為“沖頂大會”的App送上了熱搜,并讓直播答題這一模式引起關注。

緊隨其后,今日頭條、映客直播、花椒直播紛紛響應,“撒幣”成了新年熱詞,王思聰、周鴻祎、張一鳴、奉佑生等一眾大佬爭當“大撒幣”。

據刺猬公社統計,僅1月21日一天,各大平臺直播答題總場次51場,總獎金額高達3749萬元 ,單場參與人數最高突破400萬。直播答題的風頭一時無兩。

然而,正當大家擼起起袖子,準備借助春節的熱度大干一場時,變故接連出現。

1月13日,花椒直播 “百萬贏家”活動將香港、臺灣作為國家列入答題,這次嚴重的錯誤事件立即引來網信辦約談,花椒直播被責令全面整改。

此外,在直播答題引爆全網之際,市場上出現了攪局者,首先是搜狗、百度推出“答題外掛”,利用科技力量攻破的題庫,然后是某些淘寶商家有模有樣地兜售無限復活卡。市場的混亂,導致原來以益智、休閑為目的的直播答題,最終演變成了套路化的金錢游戲。

行業亂象叢生,不僅打擊了部分網友的答題積極性,同時也引來的監管部門的注意。

2月14日,廣電總局下發通知,要求直播答題平臺必須具備視聽節目直播資質、必須嚴格履行備案審核手續、必須具備廣播電視節目主持人相應的條件。這則通知給絕大部分直播答題平臺判了“死刑”, 百萬英雄等節目只能無奈宣布第一季提前結束。

春節過后,搜狐旗下《知識英雄》、百度旗下《極速挑戰》等直播答題節目陸續復活,不過,錯失了“春節良機后,用戶的新鮮感指數暴跌,直播答題再也沒未現往日輝煌,而且,由于政策風險較大,各家都對直播答題望而卻步,隨著時間的推移,“2018年第一風口”也漸漸銷聲匿跡。

子彈短信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8月23日—9月5日

錘子科技夏季發布會上,子彈短信橫空出世。這款支持“語音輸入、文字輸出”的社交軟件,從登場之初就被公眾視作微信的挑戰者和顛覆者。

在羅永浩的名人效應和網友的好奇心驅使下,子彈短信迅速登上App Store 社交榜榜首,甚至觸發了App Store防刷榜機制。據七麥數據顯示,子彈短信共占據了App Store社交榜榜首13天,總榜首9天,總用戶數更是在短短20天內突破750萬。

子彈短信的爆紅一舉洗刷了羅永浩四個多月前鳥巢發布會上的尷尬,在微博等平臺上,羅永浩賣力為子彈短信搖旗吶喊,儼然成為子彈短信的“代言人”。

據羅永浩在個人微博稱,子彈短信“上線7天吸引54家投資機構,3天內完成融資1.5億,整體估值6個億”。

然而,再好的開局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成功,“極速狂奔”的子彈短信很快遭到質疑,界面丑、、BUG多、無新意、閃退問題嚴重等問題頻被吐槽。

這些問題讓子彈短信丟失了第一批宣傳者和“自來水”,用戶增長速度迅速趨緩。對于一款社交軟件來說,700多萬的用戶量,遠遠無法構建社交生態,沒有好友,就無法社交。試想一下,一款即時通訊類App如果無法社交,那么它離“死亡”還會遠嗎?

子彈短信,也是羅永浩最后的輝煌。2018年11月,錘子科技被爆出資金鏈斷裂、拖欠供應商貨款、員工工資無法發放等負面,羅永浩迎來了“至暗時刻”。

不過,在錘子科技的生死節點上,羅永浩依然寄希望于“子彈短信”,12月下旬,網友拍到羅永浩一行五人現身地點在中國移動南方基地,不久后,便傳出子彈短信便要與曾經的QQ挑戰者“飛信”合作的消息。12月29日,飛信在官方微博上祝福羅永浩以及錘子科技2019年一切順利,質疑舉動更是坐實了合作傳言。

飛信和子彈短信,兩代騰訊挑戰者若合體,會產生怎樣的威力?2019年,我們一起期待。

跳一跳(微信)

影響力指數:★★★★★

作為微信小游戲的開路先鋒,“跳一跳”自誕生之日起就自帶熱度,2018年春節前后,跳一跳火遍大江南北,地鐵上、電梯前、廁所里,到處充滿著魔性的“跳一跳”的游戲音樂。

根據微信之父張小龍在2018微信公開課上的說法,當時“跳一跳”的DAU已經超過了1億。同時,“跳一跳”也開始嘗試接廣告,當時有消息稱,NIKE公司話費2000萬,投資了“跳一跳”的一個方盒子,此外,麥當勞等品牌也都在“跳一跳”打起了天價廣告。

一切看起來都如此得完美,可是過了年,“跳一跳”突然就沒有人氣,玩的人越來越少,直至數月后完全銷聲匿跡。有人說,“跳一跳”這款小游戲技巧性較低,沒有太多變化因素,吸引力無法長久。還有人說,“跳一跳”缺乏社交屬性,只能一個人跳,太無聊(雖然后來開發了多人功能,但體驗太差)。

雖然“跳一跳”退出了江湖,但是經此一役,微信小游戲市場被打開,無數開發者開始關注小游戲。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跳一跳”算是光榮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旅行青蛙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1月20日—2月9日

突然之間,一群自稱“父親”“母親”的“空巢青年”們開始沉迷佛系養蛙,朋友圈“曬蛙”成為新時尚。

這是一款很“奇葩”的游戲,不需要過多操作,不需要瘋狂氪金,只需要在閑暇時,來園子里收收草,用收集來的草為青蛙購買外出旅行的食物和行李,然后……就只能看著手機發呆了。

就是這樣一款“毫無營養”的靜置類游戲,在沒有官方中文的情況下登頂了App Store的榜首,并霸榜多日。數據顯示,2018年1月該游戲ios端中國下載量超過3000萬;在全球玩家的構成比例中,中國玩家占95%。

然而,經歷一個春節,這款“佛系游戲”的存在感就大大降低了。截止到二月末,“旅行青蛙”的百度搜索指數僅僅徘徊在兩萬左右, App Store免費游戲排行榜中也看不到這款日文游戲的影子。

有言論稱,這款游戲成也“佛系”敗也“佛系”。用戶可能會出于一時跟風或新鮮感的刺激下載來玩,但玩家們對于一款單調乏味的游戲是沒有多少耐心的。

不過,在2018年4月,阿里游戲還是宣布拿下旅行青蛙中國區獨家代理權。但是,即使有阿里的加持,這款已經過氣也只是在消息公布的前兩天煥發了一絲生機,之后便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美團打車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3月22日—4月8日

美團很早就盯上了“打車”這塊大肥肉。

2017年上半年,美團便開始在南京測試運營打車業務,不過,由于受牌照問題影響,美團打車的的擴張進展一度停滯。

2018年3月初,在南京測試了10個月的美團打車終于吹響進攻號角,宣布將在北京、上海等七個城市上線。3月21日,美團打車正式在上海站招募司機,并在北京站打出“報滿20萬人,馬上就開始”的海報。

此外,為了吸引更多司機、乘客加入,美團打車推出“注冊司機前三個月零抽成”、“新用戶1分錢打車”等福利,如此大規模的返利,自然讓嘗過“補貼戰”甜頭的用戶熱血沸騰,美團打車App的下載量呈指數級暴增,在進軍上海站的第二日,美團打車便沖上了App store 免費榜前十,并且在滬首日總單量便突破15萬。

美團打車在出行領域開城掠地,滴滴自然不會束手就擒,宣布進軍外賣領域。

4月1日,滴滴外賣宣布在無錫試運營,作為新入局者,滴滴也采用“補貼”的方式開拓市場,在騎手招募令中,滴滴外賣宣稱全職騎手月薪可達一萬元,對用戶拉新方面,滴滴推出首單立減20元、大比例滿減等活動。“補貼戰”的效果立竿見影,在無錫試運營3天后,滴滴宣稱在當地市場份額已達到1/3。

兩個超級獨角獸的對決,在無錫掀起了一場瘋狂的外賣大戰,這很快引起監管部門的注意。4月11日,無錫市工商局聯合無錫市公安局召開座談會,要求美團、滴滴等停止涉嫌不正當競爭和壟斷的違法行為。

座談會后,各家補貼逐漸減少,大戰也戛然而止。2018年4月末的一天,王興更新了一條飯否,“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這預示著兩家巨頭的戰斗逐漸趨緩,之后的幾個月,美團也把主要精力放在IPO上,在招股書中,美團表示將逐漸停止對打車業務的市場投入。

據極光大數據報告顯示,補貼停止后,美團打車App多項指標持續走低,其乘客端日活數據相比峰值跌幅超41%,司機端日活跌幅更是超50%。

就當美團打車逐漸被大家遺忘的時候,北京交通委突然發消息稱,美團打車等3家網約車平臺公司取得了北京市網約車經營許可。

停戰半年,美團打車卻悄悄拿下“京牌”,這則消息也讓廣大網友多了一絲希冀:網約車價格戰會不會再次打響呢?

戀與制作人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2017年12月27日—2018年1月6日

2107年末,一款戀愛養成類游戲走紅,仿佛一夜之間,所有人的朋友圈都只剩下了五種人:李澤言老婆、許墨老婆、周棋洛老婆、白起老婆以及沒有玩《戀與制作人》的人。

臉紅!尖叫!氪金!無數少女陷入瘋狂。2018年元旦當天,因為玩家人數暴增,《戀與制作人》一度癱瘓,導致游戲登上不去。而于此有關的話題,也接連登上微博熱搜。火爆程度不亞于“吃雞游戲”。

《戀與制作人》是一款純女性向的瑪麗蘇手游,游戲中的四位男主分別是:霸道總裁李澤言職業警察白起、知性教授許墨和超級巨星周棋洛。由于這四位男主的人設完美彌補了現實戀愛中的所有缺點,所以自然俘虜了大批女性玩家。

《戀與制作人》是一款重氪金游戲,在游戲中,玩家如果要解鎖更多技能、更快升級,就必須充值。有報道稱,一女玩家為與“白起”在游戲中約會,連續氪金近4萬人民幣。

沒錢就沒老公!這讓很多理性的女性開始思考:為一個“紙片人”花這么多錢到底值不值!除此之外,《戀與制作人》也被大量用戶吐槽,充完錢收不到的鉆,幼稚掉線的劇情設置、有網連不上的服務器、設置毫無意義的關卡……不久后,《戀與制作人》遭遇“春節廣告門事件”,制作方對于玩家屬性的誤解,夸大,甚至是扭曲,直接導致游戲制作方疊紙網絡成了眾矢之的。之后《戀與制作人》熱度開始呈現斷崖式下降。

2018年5月4日,《戀與制作人》又出現“夢心湖事件”,官方自私調整中獎概率,大量巔峰榜玩家與人民幣玩家開始抗議,甚至申請退換充值費。這次事件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稻草,《戀與制作人》徹底被憤怒的“太太團”們拋棄,游戲徹底“涼涼”了。

Zepeto(捏臉)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12月1日—12月18日

Zepeto被稱為“升級版的QQ秀”,是韓國SNOW公司于2018年3月推出,9月進入中國市場,運營方面由“B612相機”團隊負責。Zepeto最先是在小紅書的社區中火爆起來。

具體玩法:用戶需要提供一張照片或者是直接拍攝面部圖像,通過五官識別和表情讀取,Zepeto會生成一個“貌似”用戶本人的3D虛擬形象。除了“捏臉”游戲本身外,Zepeto增添了社交和氪金(充值)兩大功能。

社交方面,Zepeto提供了類似于“探探”的左右滑動功能,用戶可以看到陌生人的虛擬形象和房間,選擇是否關注、私聊他,進行陌生人社交。另外,每個Zepeto用戶會擁有一個識別碼,好友可以通過識別碼關注自己的朋友,形成熟人社交。

氪金方面,Zepeto推出購物商城,若用戶想要一套“炫酷”的裝扮,則需要充值金幣進行購買。

從QQ秀,到臉萌,再到魔漫相機,前輩經驗證明,主打“換裝”的工具類App打不了持久戰,當用戶的新鮮感褪去,App的關注度會迅速下降,直至最后被遺忘。所以,Zepeto增添社交和氪金功能。一方面是要保證留存率,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盡快變現。

所謂人紅是非多。在Zepeto爆火后,就一直負面不斷,首先是有網友反映, Zepeto頻頻出現死機、卡頓,使用體驗極其不佳。沒過多久,又有網友爆料稱,Zepeto其實是一種竊聽軟件,在開啟軟件時,它可以追蹤和記錄用戶的隱私。而Zepeto方面只對“卡頓”做了回應,稱服務器不在國內,之后會進行優化。對于“涉嫌竊聽”一事,Zepeto則置之不理。

在App store中,Zepeto被歸類在社交領域,然而在這一領域,有騰訊這座大山擋路,任何一款社交產品,想要突圍,都難如登天。

Zepeto從爆火到現在,也才過去一個月時間,雖然如今熱度急劇下降,但要說它“涼涼”還為時過早,所以Zepeto未來到底怎么樣,我們還是拭目以待吧。

物理彈球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4月14日—5月8日

2018年2月,抖音上出現了大批主播在刷《物理彈球》的現象,在主播們的安利下,普通網友也迷上了這款操作簡單、風格鮮明的休閑游戲,掀起了一股“彈球熱”風潮。在4月中旬,《物理彈球》一度沖上App store免費榜前三名。

除了手游大熱之外,《物理彈球》也被騰訊官方開發成小游戲,這款小游戲也在上線不久后迅速占據了熱玩榜的前列位置。

《物理彈球》爆火之后,市場上出現了數款“山寨彈球”,導致正版游戲被分流。此外,彈球游戲玩法很簡單,大量玩家“嘗鮮”后就束之高閣,游戲熱度也就逐漸冷卻。

魔晶App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10月22日—10月28日(社交榜前十)

2018年10月,首部互聯網商戰電視劇《創業時代》熱播,劇中的“主角”魔晶App也在現實中C位出道。

“蹭”著電視劇的熱度,魔晶App上線兩天便登上App Store社交榜單第二名,媒體的報道和風投的邀約接踵而至。

魔晶App是一款基于電子郵件協議的聊天軟件,準確來說,這款軟件其實就是“MailTime簡信”換了個馬甲重新上線,創始人黃何也表示,這原本是一個無心插柳的行為,卻沒想到會這么火。

由于開發團隊準備不足,當大量用戶涌入后,魔晶服務器由于無法承載,接連兩天處于癱瘓中,大量新增用戶被“拒之門外”,無法登陸體驗。

此外,由于國內用戶并沒有養成使用郵件進行日常交流的習慣,所以魔晶App以郵件切入社交的定位,在大陸市場難免水土不服,很多奔著《創業時代》而來的劇迷,在下載嘗鮮后,很快便漠然置之。

隨著《創業時代》熱度消散,魔晶App就再也無人問津了。

甜蜜定制

影響力指數:★★

霸榜時間段:5月21日—5月24日

從霸榜到下架,只用了96個小時。

2018年5月下旬,一款名叫“甜蜜定制”的社交軟件突然遭到媒體的集體炮轟,理由是這款軟件是“宣揚物化女性的色情App”、是“披著社交外衣的援交軟件”……

色情、援交……這些“淫穢”文字的刺激下,不明就里的吃瓜群眾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紛紛嘗試下載體驗。5月21日,甜蜜定制擠下微信、QQ、探探、微博,直升765名,登頂中國區App Store社交應用排行榜。

甜蜜定制最初于2006年成立于美國。主要功能是進行“錢色交易”,平臺將用戶分為兩類人:魅力甜心和成功人士。當用戶注冊時,必須在這兩個角色之間選擇一種,如果用戶選擇了“魅力甜心”,就需要填寫年齡、體型、種族、身高、教育程度、職業等;如果選擇了“成功人士”,則要額外填寫凈資產和年凈收入,起步金額分別為60萬和30萬人民幣。

這種明目張膽宣揚“約P”的軟件,在中國注定不能長久。5月21日下午,甜蜜定制官方微信公號酒因違規被封,微信賬號主體公司“娛發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也被市監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5月25日下午,“甜蜜定制”正式從App Store下架。

小結

回顧2018年,這是充滿變化與考驗的一年。監管部門重拳整治、游戲版號暫停審核、人口紅利逐漸消失……諸多“利空”導致移動互聯網領域的新商機、新模式越來越少。

在行業大環境下行的背景下,為什么上述10款App可以脫穎而出?

新浪科技發現,這些App都具有瞬間吸引眼球的能力,要么是名人效應帶動、要么是與當下熱點契合、要么是剛好get到年輕人的喜,可以說,這些App自打出生起就“自帶熱點”。

另一方面,這些App都扎根在社交、娛樂、電商這種流量大、見效快的賽道。在10款App中,有5款屬于游戲類,4款屬于社交類。

然而,App行業從來都是沒有硝煙的戰場,即使出身優越,也不能保證未來高枕無憂。

上述10款App,目標用戶多為年輕群體,這類群體擁有很強的好奇心,這會驅使他們去嘗試新奇,去追捧熱點,所以“網紅”App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形成燎原之勢。但是,好奇心同時也會讓人喜新厭舊,當年輕用戶們對產品熟悉后,最初的“趣味性”會大打折扣,如果這個時候產品還沒有真正進入到用戶的日常生活,那就能可能淪為“月拋”軟件。

2018既成往事,2019值得期許,5G、AR/VR、人工智能、人臉識別、全面屏等新技術趨于成熟,在新生產力的驅動下,將會有一批又一批“新種子”生根發芽。它們中有多少能長成參天大樹?又有多少是曇花一現?

2018年新零售的競爭角逐已經出現明顯分化和清退:無人貨架年關難過、風口轉涼,無人便利店深陷困境與質疑,永輝“兄弟”分治,而與此同時,社區團購風頭正盛,盒馬鮮生一年之內新增100家店,新型社區便利店依然方興未艾。

資本潮涌推動新零售創業一波波興起,這一方面固然印證了線上線下融合的內在活力和創新,另一方面從宏觀上看,新零售的探索正從技術加持偏向社區等線下流量入口,盒馬鮮生、社區團購以及新型便利店都是例證。

不過在與新零售理念結合后,社區雖已成為重要的價值洼地,但無論社區團購還是京東便利店、天貓小店,他們的核心優勢傾向于獲取寶媽或者是原本電商的線上流量。在社區、消費者和便利服務之間,一個關鍵角色往往被忽略,即物業。他們手握社區流量和線下空間,同樣是這場社區新零售改造的重要一環。

借用物業撬動消費者、消費場景,能否創造另一個零售風口,成為當前新的試煉和機遇。

掌握社區流量入口的不是寶媽,而是物業

圍繞社區新零售,就不得不提及社區團購,在2018資本市場大幅緊縮的狀態下,社區團購掀起的熟人生意模式,儼然取代無人貨架成為資本的寵兒。據不完全統計,8月以來至少有15家社區團購完成總額不低于45億元的融資,有看好者預測今年3月將迎來融資并購的爆發期。

社區團購最大的優勢是利用寶媽的社交流量,切入二三四線城市的社區消費需求,但在他們還未進入融資燒錢的混戰高潮之前,這一核心優勢卻率先暴露出弊端,或許將影響社區團購形成真正的風口。

拋開供應鏈的固有缺陷,創業者爭搶寶媽資源,側面說明了其流動性和管理不確定性的難題。一方面,大部分社區團購聘用團長的模式是傭金制,收入全靠提成,這導致她們從小平臺跳到大平臺的“叛變”屢見不鮮。另一方面,大批寶媽選擇重返職場,不再做社區團購。

所以,社區團購的創業者已經開始尋找穩定性相對較高的人群做團長,比如居委會工作人員,而從這個角度出發,物業手握社區戶主資源,是最為穩定的流量入口。由此看來,若是開發物業在人貨場上具備的獨特資源,所形成的商業模式在流量上實則是寶媽的大幅升級,更何況針對閑置空間、點位出租以及推廣活動,物業也能在新零售場景上發揮更大價值。

物業與新零售的結合已經出現一批先行者。截至2018年12月初,已經上市的物業企業超過100家,其中在香港上市的企業有8家。綠城、恒騰網絡、彩生活、碧桂園等物業公司,背景多摻雜互聯網和房地產等多股勢力,他們對社區便利店的嘗試,在新零售競爭中具有典型的商業參考價值。

比如綠城,聯合鮮生活和易果,以投資方式收購了北京好鄰居連鎖便利店,另外,還自建便利店品牌“綠橙”。

親身試水的畢竟還屬少數,更多的第三方社區新零售公司選擇與物業協同運作。以e家潔孵化的一站式生活便利店品牌“一心生活”為例,其獨特的社區墻內服務、物業前置倉以及物業自持空間,皆有賴于物業的準入和開放,由此形成了集零售、鮮花預定、公益圖書角等便民服務于一身的多元化形態,而這些服務恰好可以利用物業具有的流量資源,擴大消費群體。

兼顧成本與效率,物業前置倉將鏈接最后一環?

在社區流量上,社區團購招攬的寶媽和物業持有的業主群等入口,相對來講各有所長,前者依靠熟人社交更容易獲取消費者信任,而后者流量大且更穩定。但物業所具備的線下資源,遠不是類微商模式的社區團購可比,尤其是閑置空間的轉化,在搭建新零售服務鏈條、降低運營成本上,將發揮關鍵作用。

前置倉就是例證。據一心生活的模式可見,其與物業簽訂優惠的整體年度租金,物業提供小區地下室60平米,同時收取固定租金或銷售抽成。直觀看倉的成本,相比社區夫妻店的“暗倉”,一心生活前置倉2元一平的成本更為低廉,甚至它還可以作為一個前置分揀中心。

但核心的是物流成本。國泰君安零售團隊發布了一份關于永輝的深度報告,從數據來看,生鮮B2C由于缺乏規模效應,需要冷鏈運輸,100元客單價的物流成本仍舊高達20%-30%;前置倉模式可以把物流成本降到15%;商超模式物流成本優勢明顯,一般最后一公里配送費7元,以60元客單價計算,物流費用率為12%。

所以他們認為傳統商超的物流最有規模化優勢,但一心生活的物業前置倉則相對不同,因其在社區墻內,距離、員工配送所帶來的成本比一般前置倉低很多,配送費通常一單僅2元,家政阿姨們的響應速度也比其他到家服務更快。

由此可見,物業前置倉兼具成本和效率的雙重優勢。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一心生活的家政阿姨與社區團購的寶媽實質相同,都可作為一個靈活的流量入口。她們頻繁穿梭于多元化的消費場景,時間一長很容易與業主建立社交關系,從而大大降低了信任成本。來自河北農村的劉阿姨說到,“每天多了揀貨送貨的基礎工資,活也不重比閑著沒事干要好,還能跟業主搭上話多拉點家政活干”。

她現在很喜歡跟社區里的業主聊天,而以前根本搭不上話。

這同時也避免了一般前置倉不帶有流量入口功能的弊端。與盒馬鮮生所倡導的店倉一體模式相比,無論是生鮮電商還是物流巨頭,他們的前置倉和店倉一體的一個明顯差異,就是不具備線下流量。而一心生活通過地上商鋪、展示位與前置倉相互配合,一方面可以深入切入社區廣告和其他推廣活動,另一方面,地上商鋪天然具有引流功能。

物業前置倉作為新零售改造倉儲物流的一種創新,其實更大的前景在于成為社區便利服務的“基礎設施”,這樣便可鏈接到家服務的多個平臺,從而提高滲透率。

社區新零售“基礎建設者”的機遇與挑戰?

流量、物流、支付、物業和技術,五大關鍵基礎設施的突破共同促進了新零售的發展,雖然目前來看,這更像是阿里、騰訊、亞馬遜等互聯網巨頭“承包”的戰場,但具體到社區的零售場景,模式多元的創業者們未必沒有機會。尤其是物業本就屬于基礎設施之一,社區便利服務商撬動物業,改造的正是新零售的基礎設施。

一心生活的物業前置倉可以算是其中的一種嘗試,不過這種模式依賴與物業的密切合作,隨著不斷有物業公司親身試水社區新零售,一心生活的商業模式一旦走通,物業反過來是否會截斷與第三方的合作而進行照搬,成了創業者新的顧慮。

短期內這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我們看到,即使是大型上市物業公司或房地產巨頭孵化的新物業,他們也更偏向于和第三方跨界合作。比如蘇寧智慧零售業態店入駐碧桂園物業,遠洋億家的億街區與繽果盒子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這些合作都說明目前物業向零售業跨業,還存在巨頭都不輕易嘗試跨越的鴻溝。

至于原因,零售技術和相關人才的匱乏、業務積累的巨額投入,都是阻礙因素,更何況房地產和物業公司都在尋求輕資產運作模式的轉型,更不愿意自營零售業務。

當然,第三方社區新零售創業公司的涌入,不可避免地加劇了行業競爭,但以物業為關鍵節點的新商業模式,較社區團購、社區生鮮店的一個明顯競爭優勢,在于其補足了新零售的服務渠道。這不僅僅表現在定位、體驗和消費人群的錯位和互補,而且高頻服務品類和一站式的綜合場景相互配合,有著更高的滲透力。

對蘇寧小店、盒馬鮮生和一心生活簡單做個對比。同樣是面向社區固定消費人群,蘇寧小店的商品傾向于日常快消、關東煮豆漿等早餐,品類更靠近傳統便利店,一心生活則提供家用清潔工具租賃、鮮花預定、公益健身器材、公益圖書角等便民服務。前者智慧門店的落地成果尚未驗證,后者能更直觀看出用戶流量和體驗的升級。

盒馬鮮生面向一二線富裕階層,從目標人群即可與一心生活區分,但相比鮮活水產、肉類的剛性需求,一心生活的日常快消同樣高頻,并且可實現高頻帶動低頻的聯動。

在一心生活商業模式鋪開的過程中,物業在新零售布局中的獨特作用也借此發揮。

物業挖掘社區商業曾一度受阻,一心生活所提供的零售解決方案,其實也是物業的機遇,當新零售主體反向加持物業的增值業務,同時物業核心資源被注入新生商業模式,這未嘗不是一種共贏。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480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