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留天姥吟留別:范冰冰的未來在哪里?

2018-10-04 10:32  閱讀 452 views 次 評論 1 條

消失百余日,范爺“歸來”。

10月3日,新華社就范冰冰“陰陽合同”涉稅一事公開發聲,稱案件事實已經查清。

范冰冰在電影《大轟炸》一片中實際取得片酬3000萬元,偷繳個人所得稅816萬元,少繳營業稅及附加112萬元,合計730萬元。

此外,還查出范冰冰及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少繳稅款2.48億元,其中偷逃稅款1.34億元。

對于上述違法行為,有關部門對范冰冰和其工作室處以滯納金罰款共計約8.83億元人民幣。

除此之外,官方通報中還透露出另一個消息,2018年6月,稅務部門在對于范冰冰旗下公司調查期間,其經紀人牟某廣指使公司員工隱匿、故意銷毀涉案公司會計憑證、會計賬簿,阻撓稅務機關依法調查,涉嫌犯罪。現牟某廣等人已被公安機關依法采取強制措施。但稅務機關并未對范冰冰本人提出聽證申請。

恐怕范冰冰自己也沒想到,曾經帶給她無上榮耀的《手機》,15年后卻給她致命一擊。

 

  電影《手機》范冰冰劇照

2018年5月底,崔永元連續在微博發聲,指責《手機2》侵權,并揭開影視圈“陰陽合同”涉嫌偷稅漏稅,將范冰冰拉進“風暴”中心。

6月3日,國稅總局宣布調查“陰陽合同”的涉稅事務。而范冰冰從公眾視野中消失,至9月10日已有一百天,其原本活躍的微博在6月2日之后再無更新。

一路從“金鎖”走到“范爺”,范冰冰身后的資本故事也被放到輿論聚光燈下。

1. 錯失華誼兄弟

1998年,《還珠格格》大火。而張傳美一番深思后,還是交給女兒范冰冰一張存單,里面是家里僅剩的20萬積蓄。多年后,范冰冰曾談及這一幕,稱母親用20萬給自己換了個自由身。

當時,范冰冰正跟瓊瑤經紀公司對簿公堂,經歷演藝生涯中的“至暗時刻”。憑借“金鎖”一角走紅后,范冰冰被瓊瑤納入麾下,簽下8年的“賣身契”,但范冰冰在瓊瑤經紀公司的地位,跟“金鎖”在《還珠格格》差不多,只配做“小燕子”趙薇的綠葉。

 

  電視劇《還珠格格》范冰冰劇照

趙薇頻繁在熱門劇中出演女一號,范冰冰卻只能在不溫不火的劇中跑龍套。某品牌點名要范冰冰代言,卻被公司換成另一位女演員,范冰冰因此決心要與捧紅她的“貴人”解約,并鬧上法庭。

母親的那張20萬存單,最終幫助范冰冰恢復自由身,她也意識到金錢的重要性。

“金鎖”解約風波鬧得滿城風雨,范冰冰因禍得福,被王京花相中。王京花是經紀人圈內的大姐大,在娛樂圈流行一句話叫“跟花姐,有肉吃”,那些年經她手捧紅的藝人有80多個,其中不乏陳道明、任泉、胡軍等巨星。

簽下范冰冰后不久,王京花受王中磊、王中軍兄弟邀請,組建華誼兄弟經紀公司。2000年底,王京花率旗下40多個藝人,加入華誼兄弟。

在華誼兄弟和王京花的加持下,范冰冰終于有機會走上大銀幕,出演馮小剛的賀歲片《手機》,并憑借電影中“武月”一角獲得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站上領獎臺發表感言的那一刻,范冰冰迎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個高光時刻。

那時候,她不知道“武月”這個角色會讓她在15年后,陷入“偷稅”風波,她只知道“武月”幫助她擺脫二、三線藝人的地位,一躍成為華誼“一姐”的有力爭奪者。

2005年,把范冰冰一手帶起來的王京花突然離開華誼,陳道明、夏雨、胡軍、楊紫瓊等藝人跟隨王京花轉投到NEC下屬的橙天娛樂,范冰冰選擇繼續留下。

 

  但隨即而來的是整容、包養、陪富豪、睡劇組等一系列丑聞,觀眾把小三“武月”的熒幕形象跟范冰冰本人對應起來,范冰冰因此成為“話題女王”,雖然名氣大增卻形象大損。

在華誼“一姐”之爭中,依靠作品積累的李冰冰逐漸勝出,得到更多資源,而范冰冰卻深陷丑聞的旋渦之中。

2007年,范冰冰與華誼的7年簽約期滿,續約身價沒有談攏,“一姐”寶座無望,范冰冰憤而出走。

范冰冰離開的時候,華誼兄弟正在謀劃上市,李冰冰作為華誼兄弟的18位發起人之一,成為公司股東,在2009年華誼兄弟上市前夕,李冰冰分得36萬股,最終華誼兄弟以28.58元/股發行,成為國內影視第一股。

出走的范冰冰與資本紅利擦肩而過。

2. 自立門戶

范冰冰與華誼解約后,另一位“貴人”穆曉光(本名為牟恩廣)出現,他擔起范冰冰經紀人的責任,主導成立范冰冰個人工作室,范冰冰從演員轉變為老板。

明星成立個人工作室在2007年尚屬新鮮,那時演藝圈的資源都基本被經紀公司把持,藝人很少有話語權,基本都要聽經紀公司安排,一不小心還會被公司“雪藏”,就此斷送演藝生涯。

范冰冰之所以有底氣出走,跟穆曉光有著莫大的關系。

穆曉光人稱“光哥”,跟范冰冰是山東老鄉,但在臺灣長大,在臺灣娛樂圈浸淫多年,積累了眾多資源,同時還是上海著名的151會所的老板。

穆曉光拉來了保利博納電影和英皇電影,范冰冰隨后在這兩家大牌電影公司制作的電影中擔綱第一女主角,出演了包括《導火線》《麥田》《新宿事件》等電影。

成立個人工作室后,范冰冰不用看著經紀公司的臉色演戲,自己挑劇本挑代言,工作自由度更高。

穆曉光在籠絡各方資源的同時,開始著手為范冰冰打造新人設,試圖擺脫過去妖艷漂亮的“花瓶”形象。彼時,在王京花手下負責藝人宣傳的楊思維被拉進范冰冰工作室。

 

  楊思維從修復媒體關系開始,為范冰冰打造獨一無二的“范爺”形象,成功將她從小三、攀附等丑聞泥潭中撈出來。“范爺”的形象還暗合當時女性獨立的時代潮流,讓范冰冰突破“四旦雙冰”的女藝人格局,穩居一線。

名氣提升后,范冰冰放話“我不必嫁入豪門,因為我自己就是豪門”。那時候的范冰冰舟車勞頓趕去為民營企業站半小時的臺,再趕去下一家。當時楊思維曾問她為什么要這么拼,范冰冰說:“我不知道自己能紅多久,我有父親、母親和弟弟,我還有這么多人為我工作,我必須趁現在還紅掙更多的錢。”

范冰冰曾在一場演講中提到,自己年輕時“北漂”,一個月只有400塊錢生活費,每天只吃一頓飯。那時候,她每到晚上一躺在床上就會想,我明天到底怎么辦,明天有沒有工作來找我。那段盲目又焦慮的日子,讓她在成名后對賺錢有種執念。

后來,她確實成了自己口中的“豪門”,自2013年登頂“福布斯中國名人榜”之后,連續5年蟬聯榜首。

3. 插足唐德影視

純靠演戲賺得都是辛苦錢,聰明的藝人們紛紛涉足資本市場,利用明星股東的身份,拉升股價,從而高位套現獲利。

2011年唐德影視增資擴股,其大股東之一趙健是趙薇的哥哥,公司正在計劃上市。唐德影視的機會擺在面前,曾經錯過華誼兄弟的范冰冰毫不猶豫,出資85.6萬元,獲得1.61%的股權,位列十大股東。

范冰冰還成為唐德影視的簽約藝人,根據協議,2011年4月至2015年3月,范冰冰若要參演電視劇,必須經過唐德影視同意,并由唐德影視或其關聯方對該劇進行投資,范冰冰參演電視劇獲得的收入,唐德影視要提取10%作為演藝經紀代理費。在電影和廣告方面,范冰冰還與唐德影視簽訂非獨家代理協議,唐德抽取10%或者50%作為演藝經紀代理費。

在唐德影視,范冰冰完成《武媚娘傳奇》的拍攝,并且以監制和主演的雙重身份領取報酬,并通過江蘇福緣四海傳媒有限公司(已注銷)和美濤佳藝(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走賬,兩家公司的股東均為范冰冰。她在這部劇中還與李晨擦出火花,收獲愛情。

 

  古裝劇《武媚娘傳奇》范冰冰劇照

《武媚娘傳奇》播出后大火,為唐德影視貢獻4.66億元收入,直接助推唐德影視在2015年初登陸A股,范冰冰以股東身份現身上市儀式,還執搥敲響上市之鐘,發表致辭。

唐德影視上市之后,范冰冰合約到期。彼時,對于明星簽約,娛樂圈已經換了一種玩法。2015年10月,華誼兄弟7.56億元收購浙江東陽浩瀚影視娛樂有限公司70%股權,而后者僅成立一天時間,明星股東包括李晨、馮紹峰、Angelababy、鄭愷、杜淳、陳赫。

老東家的案例在前,范冰冰躍躍欲試,畢竟一旦收購成功,相當于名氣提前變現,而不用辛辛苦苦演戲賺錢。2016年3月,唐德影視發布公告,宣布籌劃以現金方式收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下稱“愛美神”)51%股份的事宜。唐德影視稱,“初步確定該收購事項達到重大資產重組標準”。

唐德影視要收購的愛美神,正是范冰冰為這場收購而設立的公司,注冊資本只有300萬,成立才半年,股東是范冰冰和張傳美。據新京報的調查,愛美神注冊地不見工作室蹤影,也幾無工作人員。

從唐德影視2015年財務數據看,其當年總資產約14.79億元、營業收入約為5.37億元,凈資產約為8.68億元。按照重大資產重組的標準,有媒體估算,愛美神估值作價不低于7.4億元。

然而,這筆高溢價的收購正在萌芽時,恰逢證監會對影視娛樂行業中的并購加強監管,最終范冰冰的如意算盤未能得逞,并購事宜告吹。

盡管收購失敗,雙方又以另一種合作方式“曲線救國”。唐德影視和愛美神共同設立無錫唐德文化傳媒公司,唐德影視出資1479萬元,占比49%。愛美神出資1530萬元,占比51%。新公司將成為唐德影視的參股子公司,范冰冰擔任法人,并出任董事長。

雖不如高溢價收購來劃算,但到底范冰冰還是得到了唐德影視一筆巨款。

4. 借道掌上縱橫

唐德影視成功IPO,讓范冰冰在資本市場初嘗甜頭,很快她又看中一只潛力股,掌上縱橫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掌上縱橫”)。

掌上縱橫是一家主營影視、明星、體育版權運營及游戲的研發和發行的公司。2015年,范冰冰跟掌上縱橫接觸時,公司正準備在新三板掛牌。

同年4月2日,范冰冰現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為掌上縱橫的《范冰冰魔范學院》游戲舉行“魔范學院開學典禮”暨公測啟動儀式。

 

  游戲《范冰冰魔范學院》

在《范冰冰魔范學院》游戲中,玩家可以為范冰冰挑選衣服、拍雜志封面、拍電影,甚至可以約會范冰冰,與她結婚,是國內第一款明星養成游戲。

掌上縱橫介紹,范冰冰擔任這款游戲的監制和制作人,她全程參與研發過程,從人設、場景等素材的設計到劇情的走向,加入了自己的見解,并親自挑選出經典造型植入游戲中,在游戲中更有范冰冰真人配音全程陪伴。

游戲上線那段時間,范冰冰不遺余力地宣傳,通過個人微博制造話題,與粉絲頻繁互動,衍生的話題多次登上微博話題榜。

官方表示,該游戲首日下載量突破120萬,游戲開測第一個小時,新增用戶突破10萬,次日留存率超過50%,不僅占據了各大渠道熱門手游位置,還登上AppStore熱搜榜。

2015年10月,掌上縱橫成功登陸新三板。掌上縱橫2015年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為1.8億元,同比增長166.14%,《范冰冰魔范學院》是重要功臣之一。不過,掌上縱橫為買下范冰冰這個大IP也花費不小,導致公司當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所支付的現金大幅增長7921萬元,增長率高達 255.28%。

通過與掌上縱橫合作,范冰冰開始拓展自己的資本網絡。2016年11月,范冰冰和李晨控股的無錫愛美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愛美神投資”),成為縱橫星購(北京)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縱橫星購”)股東,持股25%。此前,縱橫星購是掌上縱橫的全資子公司,主營業務為銷售文化用品、影視策劃等,2016年公司凈利潤為21.37萬元。

范冰冰入股后,業務增加了廣播電視制作、演出經紀等。不過,2017年縱橫星購凈利潤虧損367.49萬元,范冰冰并未從中撈到好處。

2018年8月,掌上縱橫公告,為降低經營成本,從新三板摘牌。

5. 大佬提攜

明星在資本市場征途上,想要有所建樹,資本大佬的幫襯不可或缺。趙薇之所以能夠成為“女版巴菲特”,離不開丈夫黃有龍的指點。

而恒大集團掌門人許家印則給了范冰冰很多幫助。早年,恒大逢開新樓盤必請明星助陣,在為恒大助陣的群星中,范冰冰是少有的幾乎每場活動都會出席的一線女星。

范冰冰給面子,許家印也仗義。許家印曾斥巨資投資范冰冰工作室,并為其提供辦公場地。范冰冰工作室在北京的辦公室,位于北京三里屯盈科中心4樓,跟恒大文化產業集團同一層樓辦公,恒大影視公司、恒大經紀公司、恒大發行公司均設于此。

不僅如此,許家印對范冰冰出演的影視劇也青睞有加。

2013年,恒大影視出品,中法合拍的文藝片《畫框女人》,由法國知名導演查理德莫操刀,女主角花落范冰冰。

2014年,范冰冰監制兼主演的《武媚娘傳奇》,恒大影視出現在聯合出品方的名單中。號稱“亞洲電視劇制作歷史單體最大投資”的《巴清傳》,出品方也有恒大影視的身影。

2017年,范冰冰主演的《空天獵》上映,恒大影視組織百家恒大影城《空天獵》觀影團活動,為范冰冰貢獻票房,還高調發微博@范冰冰,范冰冰回“愛心”表情表示感謝。

跟許家印越走越近的這幾年,范冰冰為樓盤站臺的商業代言活動,從恒大慢慢擴展到泰禾、融創中國乃至萬科,賺得盆滿缽滿,跟地產圈大佬許家印的提攜不無關系。

不過,范冰冰沒有趙薇走運,雖有許家印的提攜,但終究不如趙薇可以在資本市場里翻云覆雨成長為“女版巴菲特”。

6. 締造“我們”帝國

2015年5月29日晚,“我們”突然登上微博熱搜榜,因為李晨發布一張與范冰冰相擁的合照,并配文“我們”。一分鐘后,范冰冰轉發李晨的微博配文“我們”,二人因戲生情的傳聞成真。

 

  “大黑牛”與“范爺”珠聯璧合,各自的資本版圖也通過戀情交織起來。2015年11月,李晨、范冰冰以及無錫海視影視文化工作室(有限合伙)合資成立愛美神投資,而無錫海視影視文化工作室(有限合伙)的大股東正是范冰冰的經紀人穆曉光(本名為牟恩廣)。

愛美神投資成立后,投資大連美牛貿易有限公司、北京寵愛國際動物醫療機構有限公司、北京筆筆富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涉足貿易、網絡科技、寵物醫療、高級服飾等領域。

范冰冰早期以父母名義成立了北京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參股眾多投資公司,主要投向金融產業和房地產,同煙臺農村商業銀行、江西中威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聯系緊密。

愛美神,則是范冰冰另一個投資抓手,愛美神控股的公司有霍爾果斯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北京二十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及無錫唐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16年8月,太易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取代張傳美,成為愛美神的新股東,持股30%,愛美神注冊資金從300萬元增至1500萬元。太易投資基金管理公司由太易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實際控制人為郭震。

郭震則將范冰冰與樂視聯系到了一起。

郭震是P2P平臺騎士貸的CEO,背后實際運營主體是韜蘊資本。2015年,韜蘊資本和樂視先后成為騎士貸的A輪投資人和戰略投資人。而韜蘊資本與樂視關系密切,曾參與樂視體育、樂視汽車、樂視手機、樂視影業等樂視體系非上市公司的股權融資。另一邊,李晨2015年7月入股的北京錦陽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也是樂視影業的股東。

在與范冰冰公開戀情之前,李晨的投資也毫不遜色。李晨投資多與自己的興趣愛好相關,如上海車殿堂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其主營業務是二手車買賣;北京仕達星體育賽事有限責任公司主營業務為賽事服務,股東還有知名賽車手趙宏毅、黃玨。

跟范冰冰找大佬合作不一樣,李晨喜歡找圈內人一起投資,他聯合陳赫入股北京就是鋼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跟韓寒共同出資成立北京嘉年華時尚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持有上海蘊晨商貿有限公司65%的股權。

倆人既各自獨立,又相互聯合,不斷擴張“我們”的商業版圖。

2003年賀歲大片《手機》讓范冰冰的演藝生涯迎來轉折,如果不是15年之后接演《手機2》,被崔永元曝光“陰陽合同”涉嫌偷稅漏稅,范冰冰可能還在微博上活躍,在小紅書上安利,與李晨的商業帝國也將暗自生長。

如今偷稅坐實,等待范冰冰的將是巨額的罰款。在這背后,根盤錯節的商業帝國將受到何種影響,還是未知數。可以確定的是,影視行業隱匿多年的灰色大幕,已經被掀開一角。

10月3日,距離崔永元曝光“陰陽合同”已過去4個多月,“失蹤”數月的范冰冰終于以補交稅款,巨額罰款的方式,回到大眾眼前。

據公開消息,由國家稅務總局指定管轄,江蘇稅務局依法對范冰冰“逃稅”行為做出了處罰。即范冰冰及其擔任法人代表的企業被追繳稅款2.55億,加收滯納金0.33億;范冰冰拆分合同隱瞞真實收入被罰2.4億,其工作室隱匿個人報酬真實性被罰2.39億;范冰冰擔任法人代表的兩戶企業未代扣代繳個稅和提供便利少繳稅款,各罰0.51億和0.65億元等。

范冰冰因“逃稅”,總計被稅務局罰款約8.84億元。

在明星4天即可賺6000萬片酬的年代,超8億元的罰款仍然讓大眾驚呼了一番,畢竟這相當于普通人連續半年抽中500萬大獎。對8億罰款熱議的同時,范冰冰不用坐牢的處罰“結果”,也引起了大量討論。

范冰冰雖然“安然無恙”,但其經紀人牟恩廣的行為卻令人產生無限遐想。根據報道,牟恩廣,也即穆曉光,因指使員工隱匿、故意銷毀公司會計憑證、會計賬簿,阻撓稅務機關依法調查,涉嫌犯罪,目前已被公安機關依法采取強制措施。

根據現行《刑法》,初次“逃稅”只需補繳稅款并不需要坐牢,這對范冰冰來說并非難事,那么促使牟恩廣做出“犯罪”行為的動機是什么?牟恩廣銷毀的“會計憑證”是否意味著更嚴重的“內幕”?范冰冰與牟恩廣的真實關系又是怎樣?

被銷毀的“會計賬簿” 對范冰冰有多大威脅?

7月底,在網傳范冰冰被“控制”后,微博大V羅昌平爆料,“因涉嫌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罪,某上市公司財務人員及范冰冰公司一法人代表、一財務主管、一行政助理已被警方采取司法強制措施。”

消息一出,猜測滿天飛,羅昌平身處壓力中,隨后選擇刪除微博,輿論暫時平息。如今看來,“爆料”如此具體,絕非空穴來風,其中“法人代表”就是牟恩廣。

牟恩廣即大名鼎鼎的范冰冰經紀人穆曉光,2007年的時候主導成立范冰冰工作室,已與范冰冰合作10余年,一路將范冰冰送上國內女明星食物鏈頂端。

天眼查顯示,牟恩廣為無錫愛美神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公司于2015年成立,注冊資本3000萬,李晨和范冰冰各占股40%,其中李晨為控股股東。

根據爆料和工商信息推斷,牟恩廣銷毀的會計憑證、賬簿,極有可能就是無錫愛美神投資公司的憑證和賬簿,而李晨和范冰冰作為公司兩大股東,對此是否知情,目前不得而知。

小娛發現,在此次對范冰冰“逃稅”事件的處罰中,對范冰冰本人的8億罰款無可爭議,但其中涉及的牟恩廣的“銷毀會計憑證、賬簿”的行為卻十分令人疑惑。

不同于劉曉慶年代,2009年的《刑法修正案》在對“逃稅”主體定罪量刑前,增加了一項前置條款,即“逃稅”主體在稅務機關下達追繳通知書后,補繳稅款、滯納金和接受罰款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而對于“銷毀會計憑證、賬簿”,《刑法》162條規定,“隱匿或故意銷毀依法應當保存的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那么何為“情節嚴重”呢?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的通知》第八條的規定,隱匿或者故意銷毀依法應當保存的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隱匿、故意銷毀的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涉及金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依法應當向司法機關、行政機關、有關主管部門等提供而隱匿、故意銷毀或者拒不交出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的;”

相對于范冰冰超8億的補稅、滯納金和罰款,相應的被銷毀會計資料涉及金額在50萬以上,似乎是很容易的事。而這即意味著,牟恩廣可能面臨最高5年的有期徒刑,且沒有前置免除“罪刑”的條款。

根據已有判例,小娛發現,在對“故意隱匿、銷毀憑證罪”的量刑中,法官裁量空間比較大。如2011年,中能燃起公司的會計王某涉“隱匿會計憑證罪”,涉案金額167萬元,最終被南京中級人民判處4年刑期,并處10萬元罰款;2017年,江蘇美圣酒業股東劉某,犯“隱匿會計憑證罪”,涉案金額超2億,被連云港贛榆區人民法院判處七個月刑期,并罰2萬。

“假設牟恩廣是理性的,那么牟恩廣隱匿、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的原因是其認為隱匿、銷毀的收益(逃避掉的其他犯罪的法律責任)大于其成本(故意隱匿、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罪的法律責任)。”錦天城律所合伙人劉云剛律師表示。

那么有什么會比可能“坐牢”更嚴重?被銷毀的“會計憑證、賬簿”到底涉及多大的金額?又是否指向范冰冰?公開報道中的稅務局處罰結果,并沒有關于此一事的說明。

“如果被銷毀的證據證明范冰冰和(或)其擔任法定代表人人的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那么,則涉嫌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劉云剛回復小娛。

根據《刑法》相關規定,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將面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虛開的稅款稅額較大或由其他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有其他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或無期徒刑;單位反此條規定之罪的,將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或直接責任人員相關刑事責任。

所以,一旦范冰冰或其擔任法人的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則相應的刑事責任有可能比“逃稅罪”嚴重得多。

“范冰冰現在也不是絕對安全。”劉云剛補充道,“如果后期在對牟恩廣的刑事偵查中,有證據證明范冰冰指使牟恩廣隱匿、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則范冰冰與牟恩廣則屬于共同犯罪,范冰冰應認定為主犯,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事件后期發展不得而知,但目前隨著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蓋館定調”,范冰冰“逃稅”事件極有可能暫時劃個句號,而故事的“結局”即范冰冰承擔巨額“罰款”,而經紀人牟恩廣或承擔“坐牢”。

范冰冰與背后男人的“穆曉光”

除了“明面上”的范冰冰,“暗地里”的牟恩廣,成為這件娛樂圈第一大案的核心人物。而后者與前者相比,似乎攬下了所有“罪刑”,部分媒體捕風捉影,將之解讀為“殉情”。

“殉不殉情”不知道,但很顯然范冰冰如今的落敗,與伴隨了其10余年的經紀人牟恩廣免脫不了干系。

與本名牟恩廣相比,“穆曉光”這個化名在圈內更有知名度。范冰冰能從金鎖到范爺,除了最為人熟知的楊天真之外,穆曉光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在他的強硬作風下,一個野心勃勃的女王“范爺”被帶到了屏幕前,可以說范冰冰是穆曉光最為成功的“作品”。

2007年,在臺灣本就擁有豐富資源和資產的穆曉光回內地發展,與當時剛剛離開華誼兄弟的范冰冰簽約,彼時,他的身家據傳達5億元人民幣,已經參與投資拍攝了多部影視作品。

至于穆曉光如何說服本就野心不小,不甘當配角的冰冰就不得而知,也沒人去深究。根據一些公開傳聞,穆曉光的行事作風和范冰冰的形象風格,簡直有點“天作之合”的味道——只有范冰冰才能承受得起穆曉光的手段,也只有穆曉光才能雕琢得了想當范爺的金鎖。

成立范冰冰工作室是穆曉光打造范爺的第一步。在2007年的時候,藝人成立工作室還非常罕見,經紀公司還處于有壓倒性話語權的時期。而穆曉光卻直接讓范冰冰當老板,給予充分的話語權。

也正是當時這種罕見的較為平等的經紀關系,讓一眾媒體浮想聯翩。

穆曉光和范冰冰曾多次被媒體報道為存在“親密關系”,超出了一般的雇傭關系,而穆曉光的處理方式也再次顯示他強硬的行事風格。

在范冰冰的一次節目通告中,有記者對著當時被傳為范冰冰男友的穆曉光按下了快門,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的穆曉光當時沒有立刻做出任何反應。當通告結束時,穆便主動找到了這名記者,再三要求對方格式化電腦硬盤。雙方爭執中,記者的電腦被摔壞,而穆在業內的彪悍形象也從此立了起來。

剛剛離開華誼兄弟的范冰冰,除了陷入和經紀人的緋聞之外,還被各種負面新聞纏身,“小三”形象深入人心。這個時候穆曉光邀請時為王京花手下的楊天真加入范冰冰工作室,在眾所周知的有效人設營銷下,范冰冰腳踩著一片謾罵聲逐步走上了女王寶座。

形象的建立還需要得力的作品。2010年,穆曉光為范冰冰量身定制了電影《觀音山》,參與制片。憑借此片,范冰冰獲得了離開華誼之后的第一個大獎——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后又擔任第24屆東京國際電影節評委。

穆曉光和范冰冰早已不是普通的商業雇傭關系了,兩者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共同承擔一部作品的失敗與榮光。

自從,范冰冰坐穩了女王寶座。從2013年開始,她就連續五年蟬聯福布斯中國名人榜榜首。

今年6月,最新的福布斯中國名人榜還沒出來,崔永元一則微博將范冰冰置于“陰陽合同”的風口浪尖中。輿論沸沸揚揚三個多月,終于在今天塵埃落定。超8億的罰款將使得范冰冰不可能出現在今年的福布斯名人榜上,而接受群眾翹首以盼的牢獄之罰,卻落到了經紀人穆曉光身上。

“故意銷毀會計憑證、賬簿”究竟是范冰冰指使,還是穆曉光主動所為,以這兩人10多年的糾葛之深、利益上的相互依存關系,僅靠一封微博“道歉信”,實在不足以給外界一個信服的理由。

8.8億對于范冰冰來說是輕是重?

回到“處罰”本身,既然“靴子”暫時落地,那么8.8億的稅款罰款對于范冰冰來說,到底是輕是重?

網友調侃,8.8億,相當于馬化騰近30年的年薪,超過A股影視公司最高凈利潤公司光線傳媒1/3的凈利潤,而作為你我一樣的普通打工族,月薪2萬則需要不吃不喝從“大禹治水”時期開始攢錢,最后只能寄希望于中500萬大獎,還要連續抽中半年才能領完。

當然還有一些所謂的“圈內人”爆料,十億的量級遠不是范冰冰的身家,她的身家過“百億”。

“百億”的說法未免太過夸張,小娛整理了范冰冰自2004年登陸福布斯名人榜以來的年收入發現,2011-2016年間,范冰冰每年收入超過1億元,連續5年位列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綜合排名第一;2016年范冰冰的收入高達3億元,超過當年7成A股公司凈利潤。

14年來,范冰冰累計收入達高達11.9億元,去除生活開銷,支付8.8億的罰金也并非易事。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福布斯榜單只統計了范冰冰的經營性收入,即影視、綜藝和代言等演藝事業的收入,不包含范冰冰資本運作產生的收益。在資本收益這一塊,“范爺”支付罰金的底氣可能更足。

天眼查數據顯示,范冰冰旗下共有12家公司,其中擔任法人職務的就有5家。主營投資業務的公司中,目前僅保留了無錫愛美神投資有限公司,其他兩家投資公司分別于2017年底和2018年初退出自然人股東名單。

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即是范冰冰在唐德的股份價值。唐德影視2018年上半年財報顯示,范冰冰仍然持有公司1.61%的股票份額,尚未有信息披露這部分股權的變動情況,按照最新收盤價每股8.45元計算,股票市值5450萬,距離最高價每股40.24元縮水了近1/5。

雖然唐德股價大量縮水,但好在范冰冰的資本版圖遠不止這一家。

范冰冰還通過個人和旗下公司,參投了北京二十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星購樂享(天津)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縱橫星購(北京)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寧夏成功紅葡萄酒產業股份有限公司吳忠苗木分公司、同心縣格林酒莊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瑪納斯縣天麓生態酒莊有限公司、成都川國演義酒業有限公司和寧夏成功紅葡萄酒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涉及影視文化、電子商務和葡萄酒等諸多行業。

乘著此前影視行業蓬勃發展的東風,范冰冰數年間靠著演藝和投資事業,鑄就自己的財富版圖,底氣十足地高喊 “我就是豪門”。這8.8億元的罰金,在資本領域“風生水起”、人脈猶在的范爺應該不是難事。

最后的最后,就算“資本”不太夠,還有今年正“大火”的范丞丞作為親弟,與范冰冰休戚與共。范丞丞曾在媒體采訪中表示:“我很愛我的家人們,既然我是男人,肯定有義務要去保護他們。”

頭頂范冰冰弟弟的光環,范丞丞自《偶像練習生》亮相以來便受萬千矚目,各類資源不斷,發展勢頭強勁。還未正式出道,范丞丞就接到了個人首個代言,成為節目中第一個接到個人代言的練習生。

出道不到一周時間,范丞丞便在微博宣布成立個人工作室。借力NINE PERCENT、樂華七子和范冰冰三股資源,范丞丞在代言、時尚活動、音樂、綜藝活動等演藝事業方面開花,人氣指數甚至一度超過nine percent的C位蔡徐坤。

4月26日,范丞丞微博上傳付費照片,一夜之間吸引8萬人買單,圈得480萬元,雖然事后經紀公司做了澄清道歉,但是這件事也反映了范丞丞火爆的人氣和附著在人氣之上的粉絲經濟。

“粉絲經濟”正當道,偶像范丞丞說不定還會上演一出“為姐還債”的佳話呢?

如果還想了解季琦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kjiq.tw/archives/223

本文地址:http://www.kjiq.tw/archives/225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